°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昊健、山凯、千源top1心头好不逆不拆
小锅盖里喜欢达鑫七折101

[逸霖]《一觉醒来发现长出兔耳朵了怎么办》

有私设.

先写一篇试个水如果有人喜欢就继续写.

微量的达鑫和七折.






【0】

在枕头底下一阵摸索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7:35

贺峻霖捡起掉在地上的被子扔回床上,顶着个鸡窝头趿着拖鞋走出房间去浴室。

客厅空荡荡没有人,最早起床的小马哥还没起来,估计是昨晚又跟着天泽出去吃宵夜了。

取了自己的漱口杯刷了牙,掬了一瓢水冲了一把脸,清晨冰凉的水冷得大脑一个激灵,手还滴着水就抓上了蓬松的头发胡噜了一把,不经意间似乎摸到什么奇怪的东西,贺峻霖不以为然,又捏了捏。

毛乎乎的,似乎还感觉到有软骨。

他看向镜子,两只长条状白色绒毛透着些许粉色的东西正安在他的脑袋上面。

这不是一对兔耳朵吗???!!!!

贺峻霖这下总算是彻底清醒了,捂着头上的兔耳朵溜回房间。

把站在门口准备进来洗漱还迷迷糊糊的宋亚轩挤开了,连招呼都来不及打。

肥仔看着贺峻霖落荒而逃的身影一脸懵逼。

贺老师一大早就……这么精神?





【1】

这种情况太惊悚了。

尤其是对于一个才13岁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贺峻霖决定把衣柜唯一一件的灰色卫衣找出来套上,再把衫帽拉起遮过那对招眼的兔耳朵。

打开手机自拍镜头再三确定已经看不到兔耳朵了才满意地下楼换鞋准备去公司。

马嘉祺和李天泽也已经起来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看着他戴着帽子有些奇怪。

“贺儿你戴帽子干嘛?”

贺峻霖听到询问有些紧张,转念又想到他们不知道,继续穿自己的鞋了。

“我有点冷嘛哈哈。”

也不管外面艳阳高挂自己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2】

“嚯,小贺老师这么热的天戴帽子干嘛?”张真源坐在排练室的地板上和陈泗旭刘耀文聊着天,抬头就看见贺峻霖首先推开了门走进来,马嘉祺、李天泽和宋亚轩跟在后面。

“外面晒。”

穿着两件还是有点热,贺峻霖把套在卫衣外面的外套脱掉放在一旁,头上的帽子怎么也没有动。

“哎你们不是从江边那边过来的吗怎么会晒啊。”丁程鑫也跟在后面推门进来,外加一个一米八的巨型挂件陈玺达。

“咱十八楼冷啊,”贺峻霖看了一眼丁程鑫,看见对方一件红色卫衣也是扣着衣帽在头上,笑了,“你也戴帽子啊。”

作为家族的老大很想勾着他女神的脖子告诉他这是老人家很久的习惯了,这时舞蹈老师进来了,只好作罢开始训练了。

时光飞逝这个早上很快就过去了。

可是太过于平静,贺峻霖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3】

直到下午敖子逸来公司排练了贺峻霖才想起少了什么了。

少了日常怼天怼地的十八楼小霸王。

“我回来啦。”

敖子逸一身灰色短袖一条黑色运动裤提着一袋丁程鑫吩咐买的coco大摇大摆地推门进来了,还带着些许外面的热气。

刚排练完休息一阵子,16°的空调也止不住九人拼命地流汗,丁程鑫热得把帽子都摘下了,扯开卫衣的领口扇着风,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坐在他旁边的陈玺达似是不经意瞥了一眼,又很自然地上手给他把领子揪回去遮住锁骨,脸上仍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

坐在边上冒着汗喘着气的贺峻霖从镜子里看到这副虐狗情形翻了个白眼。

刘海被汗水打湿沾在额头上,他把碎发掀开露出了额头,刚想把帽子拨下去却突然意识到某对兔耳朵的存在,拨弄到一半的手又把帽子扯高了点盖住。

敖子逸拿着自己喝的柠檬红茶就把剩下的丢给丁程鑫他们去分,走到贺峻霖面前挤开刘耀文在中间坐下,一手勾住一人脖子。

“怎么样,看见你们亲爱的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苞谷先生高不高兴?”

小狼崽挣扎无果只好让敖子逸继续勾着脖子。

敖子逸拿着杯子的左手就垂在贺峻霖的肩上,冒着水汽的杯子就在他的脖子边,说话时手一动一动地轻轻蹭过脖子。

冰凉的,带着淡淡柠檬香的感觉。

贺峻霖舒服地靠在墙上,懒懒地回道,“高兴。”

敖子逸想要喝一口红茶,抬起手的时候顺带把贺峻霖的脑袋也勾过去了,卫衣上的小绒毛搔得脖子有点痒,喝了一口红茶之后把杯子放在地上,有些好笑。

“小铃铛还戴着个帽子干嘛,蹭着脖子好痒。”

说着顺势上手摸向了帽子准备摘下。

贺峻霖的大脑瞬间响起警铃,刚想让他别摘,敖子逸却先一步把帽子拨下来了,一直被压着的兔耳朵活泼地冒了出来。

完蛋了。





【4】

死一般的安静。

“贺峻霖你跳舞还戴着个兔耳朵干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敖子逸笑了出声,小孩子的心性让他忍不住摸了摸那对可爱的兔耳朵。

“哇霖霖你这兔耳朵好可爱啊。”“贺儿你一直不肯摘帽子就是因为戴了这个兔耳朵吗?”……分好奶茶的其他人也一起围了过来,一脸好奇。

贺峻霖早就料到他们肯定是这种反应了,有些无奈。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左边还压着有只手在捏他兔耳朵,他伸手把敖子逸的手拍掉,“这对兔耳朵是真的。”

……

“是真的长在我的脑袋上面扯不下来的,不是戴的头饰。”

立刻又掀起新一股的浪潮,其他人都凑上前想摸一摸这真正的兔耳朵。

敖子逸眨巴着眼睛愣神了几秒,很快就消化了这巨大的信息量,揉了揉贺峻霖的头发,又把他的帽子扯上去盖住了兔耳朵。

抿着唇不知在想什么,看了贺峻霖一眼,收回了搭在肩上拿着杯子的手。

半蹲在孩子们后面的马嘉祺注意到了这个动作。





【5】

老师宣布下课后丁程鑫建议一起去吃烧烤,其他人表示同意,累了一天的一行人热闹哄哄地在公司附近找了个烧烤摊就开启了夜晚的狂欢了。

都是发育期的孩子,点了一堆的东西,没有摄像师的跟拍,每人都很放松,买了一瓶汽水各个分了一杯,意思意思敬一杯坐下就开吃了。

贺峻霖夹了一个麻辣兔头进碗里,来到人多的地方,尽管夜色中兔耳朵可能也没这么显眼了,头上的帽子依然没有摘掉,突然夹着肉的手被蹭了一下,他朝左边睨了一眼。

敖子逸夹了一筷子红色的肉放进他的碗里,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来小伙子,这么瘦多吃点。”

贺峻霖怀疑地看了看碗里的肉,还是乖乖地听他哥的话夹了起来吃。

.

.

.

.

.

.

“敖子逸!!!我不吃胡萝卜的你还夹给我!!!!!”

贺峻霖欲哭无泪想吐出口里的胡萝卜,被敖子逸瞪着眼睛佯怒举起拳头在眼前挥了挥的威胁下,还是认了怂咽下了。

瞄了一下坐在右边正在解决冰粉的宋亚轩,拿过他的碗把剩下的胡萝卜全扒了进去。

宋小漂亮同学:?????





【6】

吃完烧烤之后外来务工组要回宿舍了,其他重庆贵族们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除了某位不知道为什么说要巡视外来务工宿舍的小龙王跟着一起了。

一路上敖子逸出奇地安静,只是搂着宋亚轩的脖子玩手机,中途莫名地溜开了一会儿又鬼鬼祟祟溜回来了。

去到宿舍的时候还是坐在客厅玩手机的李天泽帮忙开的门,跟他打了个招呼之后一脸迷之微笑地蹿上了二楼。

“怎么了?”马嘉祺端着一碗冰粉一碗凉糕出来。

李天泽指了指楼上。

马嘉祺顺着指的方向看上去,敖子逸敲开宋亚轩的房门,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敖子逸小声地似乎在问些什么,宋亚轩也小声回了一句之后,敖子逸满意地搓了一把宋亚轩的头发又拍了拍,声音也提高了一点。

“很好,花生助理你可以继续回去睡你的觉了。”

宋亚轩拍掉搓他头发的手,关门继续他的男高音飙歌了。

敖子逸接着甩着手往里面又走过去一点停在贺峻霖的房间门口,不同于刚才的温柔敲门,这回暴力了不少,嘭嘭嘭地敲得直响。

贺峻霖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头发被毛巾包着,兔耳朵露了出来,一张脸被蒸得透红,就看见敖子逸站在他房门暴力“拆门”。

“你干嘛?”他有些好笑,盘着手臂看着敖子逸。

敖子逸扭过头,看见裹着浴巾的贺峻霖愣了几秒,随即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走过去拉起贺峻霖的手把口袋里攥着的一包东西塞到他手里,轻轻捏了一下红彤彤的脸蛋就一股脑下楼了。

“走啦。”经过马嘉祺和李天泽的时候道了一声一脸坏笑着关门出去了。





【7】

敖子逸关门后几秒……

“都说我不喜欢吃胡萝卜啊还给我塞一包胡萝卜种子啊啊啊啊啊!”楼上的贺峻霖揪下包着的毛巾粗鲁地薅了一把头发跺着脚。

门外等电梯的敖子逸听到了贺峻霖的怒号,憋了一阵子终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小傻子。”





【8】

“什么意思啊这敖子逸。”李天泽捧着自己的冰粉边吃边问旁边人。

看见贺峻霖炸了毛一直吵吵闹闹还跑去骚扰宋亚轩,马老师挑了挑眉。

“还能是什么意思。”

“逗兔子呗。”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