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昊健、山凯、千源top1心头好不逆不拆
小锅盖里喜欢达鑫七折101

[逸霖]《一觉醒来发现长出兔耳朵了怎么办》之《兔系少年(下)》



本章时间跨度大,有前队友和祖师爷的出没.

前文点这:一觉醒来发现长出兔耳朵了怎么办

                    麻烦尾巴诞生记

                    兔系少年(上)





【1】

兔耳朵再一次长出的时候是在平安夜的又一次鬼屋策划之后。

第二天是敖子逸的生日,所以士大夫留住除敖子逸的其他九人围在一起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在鬼屋的终点位置事先准备好蛋糕,摄影师全程跟拍记录。

丁程鑫立刻就不同意了,作为家族老大怕鬼的事情不能总是被曝光。

贺峻霖和刘耀文附议。

士大夫费了一番心机才把怕鬼三人组哄好,突然陈泗旭在边上幽幽地冒出一句。

“如果敖子逸不进去怎么办啊?”

士大夫:“……”

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不,进,去!”

后来被抓到的敖子逸全身心都在挣扎。

“你是不是怕鬼啊?”丁程鑫蹲在地上拽住他的手腕,被拉来的陈泗旭看了看也抓住另一只手腕。

“我不怕鬼我也不进去。”

“难不成你怕黑啊。”张真源和刘耀文也帮忙分别抱住他的小腿。

“不进去就是不进去!”

“进去嘛进去嘛人多热闹呢三爷。”后面还有个拦腰抱起的陈玺达。

马嘉祺拉着李天泽一起堵在门口。

敖子逸眼睛一闭,心一横,被迫向这群黑恶势力低了头。

“温柔派”的贺峻霖跟宋亚轩坐在沙发上边看好戏边为他们鼓掌。



【2】

他们十人分成了五组,还是两人一组。

丁程鑫和陈玺达一组,马嘉祺和李天泽一组,敖子逸和刘耀文一组,张真源和陈泗旭一组,宋亚轩和贺峻霖一组。

这次套路升级了,五组人员从不同的入口进入,经过三个点完成相对应的任务直至到达终点处。

宋亚轩很兴奋,贺峻霖拉开一点门瞄了一眼黑乎乎一片仿佛没有尽头的走道,心里就直犯怵。

“一会儿你害怕就抓住我的手臂别走远。”宋亚轩知道他真的害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他点点头,没说话。

第一关的时候过得很顺利,只是没来由从上方冒出了一个骷髅头吓得贺峻霖叫了出来,宋亚轩一拳揍回去了拖着被吓得脸煞白的人继续前行。

第二关的时候险些走散,所幸是直路,拿着手电筒照到宋亚轩在不远处,贺峻霖撒着腿就跑过去抱住宋亚轩的手臂了。

第三关的时候遇上了分叉口,贺峻霖没料到,刚想拽住宋亚轩的衣角却抓了个空,贺峻霖心里咯噔一声,太黑暗的情况下,跟拍的摄影师也跟丢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勇敢地继续向前走。



【3】

敖子逸这边也遇上了跟队友走散的情况,毕竟知道刘耀文是怕鬼的,所以为了照顾弟弟也就把那点点害怕给尽力克服了,现在刘耀文不在身边,黑荡荡的走道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心里的恐惧逐渐放大了。

他不想承认又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晚上的时候他的视力会下降,视线范围一米开外的事物变得模糊,所以晚上出去聚完餐自己回家的时候都走得小心翼翼。

如果说之前三番四次跑外来务工人员的宿舍,真的是很努力克服那种来自内心的不安了。

他握住手里的手电筒,摸着墙往前走,走到一个岔口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吸鼻子的水声,他再走过去,水声越来越大,听得出是一个人的抽噎声了。

“谁在那里?”他没看到人,又握紧了一点手电筒向前晃。

“小逸哥……”

手电筒的光投在一个人的身上打出影子,敖子逸凑到过去终于看清了声音的主人。

贺峻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眼眶微红,身旁落着他的手电筒。

“我的手电筒没电了。”

敖子逸心里一动。

那种保护欲升起,他搂过贺峻霖的腰,把小孩抱在怀里抚着背,声音温柔。

“别怕,哥哥带你走出去。”

失而复得的安全感让贺峻霖也回抱住敖子逸,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嗯。”



【4】

第三关的路程格外长,安静的走道连细微的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晰,敖子逸一直保持着把贺峻霖半搂在怀里的姿势,一手悄悄摸着墙,一手抓住贺峻霖温凉的手安抚情绪不安定的人。

渐渐开始听见其他队友的惊叫声了,大概是快到终点了。

眼前出现一道帘子,敖子逸掀开帘子的那一刻,一直保持安静的人突然把手盖在他眼前,敖子逸眨巴眨巴眼睛,闭上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贺峻霖已经缩回手了,所有人都围在一个圆桌前面,圆桌中央摆着一个点好蜡烛的蛋糕。

贺峻霖的手已经恢复了正常温度,主动去握住敖子逸的手引着他走到圆桌前。

“祝你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to you……”一瞬间中英文版本的生日歌混在一起,大家很有默契地一起愣了,又一起笑了出来。

敖子逸也跟着他们一起笑,心里很是感动。

转眼看见正在笑的贺峻霖,伸手勾住人家脖子把人勾过来,嘴巴贴近他的耳朵。

“今天又比你大两岁了。”

指针指向零点。

贺峻霖一边笑着一边用手肘怼敖子逸的腰窝。



【5】

这只是一个插曲,真正兔耳朵冒出了的时候已经是跨年前夕了。

他们十人受邀参加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彼时还可能会遇上他们的师兄们,一开始还很兴奋,直到30号早上到达长沙,下午彩排,由于第二天31号是采用直播方式全程记录着,他们排练了一次又一次力求完美,当初的那股子兴奋劲也化成了动力。

头上的变化就是这时产生的,贺峻霖戴着渔夫帽没有太快感觉到异常,然而他们练完最后一遍回去休息室的时候,习惯性摘下帽子拨开湿漉漉的头发,便听到站在后面的李天泽的惊呼声。

“小贺你的头发……”

贺峻霖还有些茫然,顺着李天泽指着的方向摸到头上一条软绵绵毛茸茸的东西,瞬间就清醒了,迅速把帽子盖下,让李天泽先回休息室自己转身溜进了洗手间。

整理完毕恢复平静之后贺峻霖从洗手间走出来,没走几步遇上了一拨人。

迎面走来的几人还有说有笑的,直到其中一个熟悉的看见他便噤了声,另一个还有些奇怪话题的中止看向前方也看见了戴着帽子盘着手臂的贺峻霖。

快一年没见过面的人此刻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碰面,两人的队友不认识贺峻霖,还拉着两人的手臂示意继续走,那人似乎想拉住贺峻霖说些什么,被贺峻霖躲开快速略过几人。

“认识的吗?”队友反应过来三人可能是认识的,问道。

“没事。”他摆摆手,几人也继续走了。



【6】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九人都还在打闹着,敖子逸陈泗旭宋亚轩跟喝了假奶一样活蹦乱跳,丁程鑫马嘉祺在纠正着陈玺达和刘耀文的舞蹈动作,张真源和李天泽坐在一边的地方玩手机。

注意到贺峻霖失魂落魄地推开门进来,丁程鑫立刻赶上去关心道,“怎么了?”

贺峻霖看着他没说话。

敖子逸也一手勾住一个人凑了过来。

“兔耳朵又长出来了?”

点点头。

“没事,一回生两回……”“我遇到他们了。”熟字还没说出来,贺峻霖就说话了。

“谁啊。”陈玺达带着一股热气也挤了进来。

“严……”后面几个字咬字很轻,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

刘耀文之前不是跟他们一拨的所以不知道,新加入的三个,虽然马嘉祺有补档过往的综艺但也是不认识离开的几人的,只有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的其他五人反应了过来。

陈玺达没听清楚还想问,就被意识到气氛不对路的李天泽和陈泗旭带离了,马嘉祺也不好说什么,也把不明情况的刘耀文带到了一边。

“没怎么样吧。”敖子逸沉默了半天,哑着声问贺峻霖。

被回以一个摇头。

“没事的。”丁程鑫抱住贺峻霖,头埋进贺峻霖的大衣里,被克制得很好,但贺峻霖还是感觉到他有轻微的颤抖,伸出手也抱住身上人。

“早就过去了。”

一直站在旁边的敖子逸闻言看向他。



【7】

没时间伤心太久,这一页翻过去了,紧接着就是跨年演唱会的晚上。

后台都在紧张地进行着,十个人坐在化妆室里做最后的准备,丁程鑫和敖子逸翻了个遍,终于找出了一顶适合的假发出来,然后立刻跑回化妆室,赶在要上台之际给贺峻霖戴好了那顶假发。

“你要小心一点我担心不固定会随时掉下来。”丁程鑫的手法明显跟之前敖子逸帮他戴的感觉不一样,小心翼翼中带着温柔,贺峻霖小幅度点点头。

“我知道的。”

时隔较长时间重新跳他们新歌的舞蹈还是很成功的,被主持人例行聊两句,礼貌地鞠个躬便下台了。

中途贺峻霖感受到假发隐约有掉落的趋势就一直按着头发,却没想又落了单,碰巧又听到了那几个熟悉的说话声,慌不择路就溜进了一个休息室里。

这间休息室只开了一盏暖光灯显得有点幽暗,他想看一下有没有人就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谁?”

贺峻霖刚要向休息室的主人道歉的时候,灯‘啪’的一声全亮了,有个人从转角里走出来。

“你是……小铃铛?”王源脸上还有着一丝红晕看着他。

“王源师兄好。”见到是师兄,贺峻霖的心里也放松了许多,规规矩矩打了招呼。

“啊,好。”王源把被扯乱的领口拉好,意识到气氛有点不自然想找点什么话题,就看见了贺峻霖上的一对兔耳朵。

“哇你这个是兔耳朵吗?”他好奇地上前一大步。

贺峻霖这才发现假发已经掉下来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对。”

“不过你不是跟程鑫他们一起的吗怎么自己一个人了?”王源摸了一下兔耳朵就缩回了手。

“我……我跟他们分开了,我现在就回去。”

“噢好吧你注意着点,你头上这兔耳朵太招眼了。”

“那师兄再见。”贺峻霖开了点门,又乖乖地掬了躬,走出去了。

“嗯好。”

王源刚想要转过身,腰上已经多了一双手了,低沉慵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师弟?”

“对。”想了想转过去给了身后人一拳,“哎呀千玺,都叫你锁门了,你看差点就被发现了。”好不容易降下温的脸又开始发烫了。

“好啦好啦不是都没被发现嘛,谁知道不是小凯进来……哎哎哎你轻点,把你男朋友的脸打肿了你不心疼啊。”

“去去去谁是你男朋友啊。”



【8】

贺峻霖站在门口不经意听到了室内的打情骂俏,捂着嘴偷笑着准备找回他们的休息室,一走出去就撞上了火急火燎出来找他的敖子逸。

“你去哪儿了,丁程鑫还担心你迷路了呢。”

敖子逸想抓起他的手就被脱开反抱住手臂。

“这不是没事嘛,我们回去吧。”

“下次再一个人走丢看我不赏你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啊。”敖子逸对着拳头哈了一口气扬起来唬他就被拍下了。

“敖子逸你太啰嗦了。”

“嘿你这小伙子怎么说话的。”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