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窗前暗角

原ID:°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回忆录

尔玉:



-

[有人说这生命如长河,我们度的风波,是人世间最寻常的颠簸,它不足以让我们修成正果,却足以让我们难忘难舍。 ]


01

郑州这几天天气不好,灰蒙蒙的天空镀上一层阴沉的乌云,几乎能看到里面蓄势待发的雨滴,看得人心里压抑又无所适从。妈妈似乎也知道马嘉祺心中所想,隐晦的断了他的心思。

“嘉祺,明天先别去重庆了,学习要紧。”

门被静悄悄的关上,留下的一杯牛奶还冒着飘渺的热气,像马嘉祺的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不能再这样了。马嘉祺心想。书桌上的卷子厚厚一小摞,崭新的和前天刚拿来时没有什么区别。黑色的晨光圆珠笔在指间转了个来回,被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手机响的很欢快,马嘉祺打开微信群就看到了敖子逸和丁程鑫在群里咋咋呼呼说自己表现完美,下面是弟弟们的贺电。马嘉祺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隔着屏幕似乎说什么都显得没有诚意,看了看自己的微信钱包,大方的把余额送了出去。

群里瞬间炸开,嚷嚷着郑州马少名不虚传,马嘉祺好笑的回了一句神经病,手指往下翻了翻,找到那个可爱的猫咪头像,后面跟了一句消息

[我京城李少自愧不如]

这次可不能说神经病了。马嘉祺笑的欢快,飞速的打了一行字发出去。

[让李少自愧不如,在下也是荣幸之至]

李天泽甩了一张退下的表情包,马嘉祺退出了群聊,点开了置顶的聊天框。

[我明天晚上九点多到重庆,你肯定又比我早,记得站在宿舍门口迎接我。]

马嘉祺看着那句话,把消息框里发出来的那句明天不去重庆一字一字的删除,重新打了一句话。

[好,]

[我很想你。]

马嘉祺觉得微信显示正在输入这个功能一点都不善解人意,每次看到天泽两个字变成那行字心里徒生出来的期待能淹死一百个他。

[肯定没有我想你多。]

马嘉祺耳朵有点发烫,他知道没人看着他,但他还是偷摸摸红了脸,还抬手捂了一下。

[你说的都对。]


晚饭吃的早,天还没黑,马嘉祺嘴里咬着一截菜根,一股涩味。说出那句明天要去重庆的话后,妈妈明显愣住了,哥哥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了他一下,不疼,可以装作没感觉到。爸爸向来不参与这些事,端着茶杯离开了饭桌,脚步声逐渐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还有二十多天就要中考了,来回跑对你没好处。”

马嘉祺咽下嘴里的东西,冲妈妈体贴的笑了笑,“有好处。”

怎么会没好处,马嘉祺在心里反驳妈妈。要是李天泽陪着他,桌子上那一沓卷子早就完成了。

妈妈放下了筷子,我不再温柔,目光严肃的打量着马嘉祺的表情,“你不要以为妈妈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既然妈妈知道,应该也知道拦不住我。”

马嘉祺话说的云淡风轻,临走前还拍了拍哥哥的肩膀,冲妈妈笑了笑,“我去收拾东西了。”

轰隆。打雷了,马嘉祺关上房门看向窗户,还半掩着,被风吹的摇乎不定。关上窗户的瞬间,密密麻麻的雨滴伴着雷声淌下来,雨水落在玻璃上,积少成多,形成一个小小的瀑布。

马嘉祺拿出手机给李天泽打了电话。房间没开灯,他仰面躺在床上,眼前一片漆黑,跟李天泽那双眼睛似的,漆黑如墨,一不小心就卷进去。

“喂马嘉祺~”

李天泽的京腔能不能好了,马嘉祺听着他念自己的名字,尾音挑上去,辗转两个音节,最后停留在欣喜的语气里。

“天泽,我们这下雨了,特别大。”

“我听见打雷声了。怎么这次不开视频了?”

视频是个很好的东西,但马嘉祺此时并不觉得。他能想象到李天泽精致漂亮的眼睛透过屏幕看着他的样子,眼睛一下一下的眨着,睫毛仿佛挠在他的心上。那时候他的思念普通奔涌的江水,这次足够淹死一万个他。

“嘉祺?你怎么了?”

“嘉祺…”

李天泽的声音在黑暗里被无限放大,叫他名字的时候最为要命,像在诱惑他一般,勾起了马嘉祺全身的温度。

“嘉祺…马嘉祺…”

李天泽还在担心的喊他的名字。这声音简直过分。全身的火仿佛都聚在了一起,向身下流窜过去。他们俩在一起后,该做的都做过,不该做的,不该尝试的禁区,也不知踏进去过几次。马嘉祺想起了上一次,那次半个月前了,唱完光荣后,李天泽在车里就没停过哭。还好那天没有摄像机,工作人员也只有两个坐在大巴最前面。马嘉祺抱着李天泽,看他哭了一路,最后在宿舍发了狠似的做到半夜,李天泽腿都要抽筋了,还不停下,被马嘉祺裹进被子里抱紧了不能动弹,这才消停了。

那天李天泽说的话又多又乱,马嘉祺却记得很清楚。李天泽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的话是他之前多少次的欲言又止。

“马嘉祺,我特别害怕以后。”

“什么?”

“我害怕我的以后没有你。”

“不会。有你的地方,我一定在不远处。”

马嘉祺呼吸有点急促,他控制不住自己,把手放到了某个部位,应声回了李天泽一句。

“天泽……”

李天泽听出了他声音不对,默默的倒吸了一口气,明知故问的问马嘉祺怎么了。

“天泽,你叫我名字好不好?”

李天泽叫马嘉祺有很多种叫法。每一个马嘉祺都欣然接受,最喜欢的一个,李天泽只在床上叫过几次,知道他脸皮薄也不逼他,只想着李天泽能出声就算好了。

外面的雷声和雨声围绕在他四周,盖过了手机里电流的滋滋声,李天泽的声音从北京过来,带着一路的风尘仆仆。

“嘉祺,哥哥。”

雷声和雨声被按了静音,周围的一切都自觉的停止了下来,马嘉祺掉进一个温暖的漩涡,只有耳边的声音和手里的东西是真是存在的,让他欲罢不能。

世界是漂浮不定的,只有你让我觉得安稳。


02

李天泽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轻手轻脚的上楼,怕吵醒早睡小贺和亚轩,开门都一点点的拧把手。对面房间的人倒是不客气,哐当一声就拉开了门,借着屋里暖黄的灯光能看到李天泽受惊的小表情。

“嘘。”李天泽竖起一根手指冲马嘉祺轻轻嘘了一声,见马嘉祺没反应,便无奈的凑上去亲了亲他,“我洗完澡就去找你啦,先回去,别吵醒他们。”

马嘉祺摸了摸嘴巴,看着李天泽进了卫生间,直到里面传出微弱的流水声才回了房间。



李天泽顾及到马嘉祺昨晚的表现,特意穿了睡衣睡裤才钻进马嘉祺房间。

“你怎么不开灯?”

进了门迈一步就是床,李天泽坐在床边,摸索着拍了拍马嘉祺,“还不说话?”

马嘉祺动了一下翻了个身,把李天泽拉过来,搭上被子抱了起来。五月多的重庆已经很热了,空调调到了二十六度,静静的吹着冷气。李天泽刚被热水冲洗过肌肤起了一小层疙瘩。有点冷。

“因为实在太想你了,说什么都显得太轻描淡写,说不出我万分之一想你。”

“你都跟谁学的这些。”

马嘉祺没说话,贴在李天泽脖子上亲了一会,松开他翻了个身仰面躺着,手却抓的紧紧的,十指相扣,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我昨天发的微博,说我忘记了母亲节,其实不是的,我记得很清楚,本来想好好庆祝来着,可是,我大概惹我妈生气了。我没听她的安排,反了她的话。”

“马嘉祺你……”

“天泽,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从小到大最听我妈的话,我从来没有反驳过她。以前以为是因为我爱她,所以听话,今天好像忽然明白了,不是的。”

“她不允许我来重庆,她不允许我见你,她不允许我和你再扯上关系。我想都没想就张口反驳了她,并且现在也并不后悔。我以前不反驳她,是因为她从来没有真正的触碰到我的底线。”

“我想来重庆,想见你。”

最后的声音带了些委屈,像求安慰的小孩面对自己最信任的人,大胆的敞开心扉,告诉对方,我不开心了。

李天泽对于马嘉祺有这种魔力。像小时候妈妈讲的青蛙王子的故事,只不过公主变成了骑士,骑士亲亲王子,让他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最后能得到一个拥抱和安慰。

事实上他也不是一下子走进马嘉祺心里的。初识的那个夏天,他也是小心翼翼的推开了舞蹈室的门,对里面那个留到深夜的,唯一的一个人,说了声我等等你。马嘉祺那时演技可真好,眼睛里的惊讶藏的很深,客气委婉的告诉他不用等他。李天泽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心那么大,被拒绝了还关上门坐在了音响旁边,看着马嘉祺。李天泽等了马嘉祺不知道几个深夜,对方看了他拍的视频后,冲他伸出了手。

“天泽,我请你去吃烧烤吧。”

李天泽很庆幸,那天晚上有工作人员跟着,把他心里最美好的一个夜晚记录下来。

时间久了,在李天泽面前的马嘉祺就把心上包裹的外壳卸下来,让他看到鲜活真实的自己。而李天泽一直很少对马嘉祺说什么,他看起来大大方方,是个北京爷们儿,其实碰到感情的事就变得格外腼腆,羞于启齿那些年少的情啊爱啊,便都放在了行动上,像刚开始固执的等待,没有说明目的,可到最后马嘉祺还是明白了。这段关系反而马嘉祺是热烈的一方。他对这段关系曾经没有安全感,想必马嘉祺也是。

他们年纪都还小,都需要对方扶持着,慢慢长大。


“马嘉祺,我演技很好,你演技也不差,但我们还是都差了那么一点。”

“不足以骗过你和我。”

李天泽语气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但马嘉祺就是从那波澜不惊的话里听出了对方的心思。李天泽在开心,按耐不住的开心。李天泽的话说出来后,马嘉祺飞快闭上了眼,温热的感觉遍布了五官,液体顺着眼尾流进蜿蜒的发丝,了无踪迹。

[天泽,我很开心。]

[肯定没有我开心的多。]

[你说的都对。]


03

重庆夏天最喧嚣的当属炽热的太阳,还有冒着香辣味道的热气。

说夏天还有点早,但气温已经很不客气的飙升到了郑州和北京都难以到达的高度。常去的那家小海鲜太引人注目,外来务工四人组在重庆本地人的带领下,找到了小巷子里的一家串串店。店面不大,但里面很人性化的分了隔间,他们几个挑了一间靠里的进去,宋亚轩奉命留在包间看东西,剩下的去拿串。

宋亚轩抖着腿看手机,不到五分钟他就看到李天泽进来了,头上带着马嘉祺的渔夫帽,帽檐拉的很低,进来也不说话就在他旁边坐下。

“你咋回来了?”宋亚轩的大汉口音一出来李天泽就笑了,“我又想回来了。”

“你可真有意思。”宋亚轩说完没忍住又发出了美声笑法,笑完了才发觉低着头的李天泽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什么事跟哥哥说说呗。”

“外面好像有人认出来了,她们在拍照。”

“噢…”宋亚轩忽然明白了什么,觉得替他感到不太甘心,“可是都这么久了。”

“对啊,这么久了都习惯了。”李天泽不甚在意的念叨着,把帽子丢到了宋亚轩头上,换来对方的一个巴掌,俩人闹的成一团,房间门被服务生打开才安静下来。

红彤彤的汤底被端上来,热气腾腾的肆意横行,消失在头顶的灯光里。丁程鑫拿着一盘肉串,进来后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迫不及待把串丢进锅里。

“敖子逸快把蘸酱给我!”

“别急哎错了那个有香菜!”

“没葱的呢给小贺…”

“我不要辣给我海鲜酱。”


马嘉祺凭借自身身材优势挤进了李天泽和宋亚轩中间,手拿两碗海鲜酱仍岿然不动,稳当的放到李天泽面前。

李天泽在锅里捞了两下,夹了点敖子逸碗里的折耳根和肉混起来放马嘉祺嘴边上:“祺祺张嘴,啊~”

马嘉祺没防备,被这一个甜蜜炮弹打了个措不及防,受宠若惊的立刻张开了嘴。

然后桌上出现了小规模的混乱,马嘉祺嗷嗷乱叫着要水喝,偏偏很矫情的非要李天泽喂他喝,气的敖子逸几乎把椰汁泼他一脸。李天泽笑的眼睛眯起来,把吸管递到人嘴边上。

“喂马嘉祺,”李天泽抬抬胳膊杵了杵马嘉祺,“我想吃冰粉。”

马嘉祺一瞬间有点愣住了,“冰,粉?”

“对,我喜欢的冰粉,你喜欢的凉糕。”李天泽点点头看着马嘉祺若有所思的模样,又把吸管塞进他嘴里,“一个冬天没吃了。”

“春天也没吃啊。”

“春天不吃,我就等夏天呢。”

“夏天才能吃?”

“夏天才能和你吃。”

李天泽又拿起那顶黑色的渔夫帽带上,拿着手机就站起来要走,马嘉祺赶紧咽下嘴里的椰汁,也跟着站起来,指了指帽子。

“我和你去。”


帽子李天泽这次没给他,在冰粉店里等的时候才给马嘉祺带头上了,“你是不是没来买过?”

马嘉祺摇头,看着李天泽的一撮呆毛出神。

“天泽,你以后想吃冰粉了跟我说一声呗。”

马嘉祺结果嬢嬢递过来的袋子,莫名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管它冬天还是夏天,我都陪你吃。”

李天泽脚步没停,周围人声鼎沸,入耳都是地道泼辣的重庆话。马嘉祺标准的普通话被淹没其中,说的话拐着弯,很识趣的钻进了前面李天泽的耳朵里,自动放大了无数倍。

“那行啊。”李天泽回头看他,笑的吊儿郎当的样子,语气却很认真,“反正,你要是在我身边儿,冬天也是夏天。”

马嘉祺快步跟上去,手搭上李天泽的肩,“我要是一直跟在你身边,我得天天视奸饭圈。”

“怎么说?”

“每次看她们尖叫,我都特有成就感。”

“滚啊你。”

…………

“说真的,你哪天再弹钢琴啊,你给我弹那个什么什么的夏天。”

“菊次郎的夏天?”

“我们俩的夏天。”


04

[天泽,我好喜欢你啊。]

[……这次一样多。]

[你说的都对。]


06(完)

我熟识的少年们都终将成长,痛哭过大笑过挥挥手去远方,他们会如我祝愿的那样,成为自己的太阳。


END

昨晚上切错号发出去了。


评论

热度(252)

  1. 夏夜窗前暗角尔玉 转载了此文字
    尔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