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籍籍无名

XL号的瓶子:

#勿上升

#金主

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籍籍无名

01.

马嘉祺从李天泽眼前走过,身上穿着这次活动主办方品牌的春夏主打款。

抛开衣服所附带的光芒,穿着一身正装的马嘉祺站在镜头前便自成一道风景。

如此众星捧月,马嘉祺看到了他还是驻足,谦卑的弯腰伸出手。

李天泽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未回应,径直走过。旁人看来定会觉得是在耍大牌,但李天泽才懒得在意别人的目光。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经纪人低声说:“逢场作戏也应该握一下手的。”

李天泽轻笑:“我需要你来教我逢场作戏?”

李天泽今年二十五,但也是老戏骨了。自小在剧组长大,不管是演技还是娱乐圈的法则,都了然于心。

他不想做的事,还是没办法勉强自己。

不管是给他扣上莫须有的耍大牌的帽子,还是传他和马嘉祺不合,都没关系。




02.

李天泽回到酒店,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

用毛巾擦拭着头发,手被覆住:“我来吧。”

马嘉祺的声音辨识度很高,清亮透彻得像春日回暖的山间清泉。

而且这个时候,还能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也不会有第二人。

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逼仄的房间,两个人能发生的当然也只是见不得光的。

等马嘉祺的手离开他的头发时,唇又覆盖住他的唇。唇齿间,松垮垮的浴袍也顺势落地。

再反应过来,两个人已是赤诚相对。

马嘉祺未经询问,就埋进了他的身体里。

“马嘉祺,疼~”

不管是两人的人气还是长相,李天泽都像被包养的一方。但那只是看起来,马嘉祺的动作顿住,在等着他的金主发话。

马嘉祺实在太过狡猾,都到了这步怎么喊停。

“轻点。”

随后体内的东西,开始肆无忌惮的带给他欢愉。




03.

事后,马嘉祺用尽最后的力气,抱着他到浴室清理了身体。又抱着他沉沉睡去。

李天泽伸出手,借着床头的灯光。指尖滑过男人的眉眼,还有他眼睑下的青色。

马嘉祺是他包养的小白脸,三年了。

马嘉祺有一副好嗓子,更有精湛的演技,但怎么也不火。李天泽借着喝醉,勾搭上了他一直觉得还不错的“新人”。

大约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累了,马嘉祺也并没有多清高的拒绝。

许是因为那天他真的喝了太多酒,反正在马嘉祺怀里他化成了一滩水。实在做不了上面那个,于是勉为其难的被压了一次。

虽然脑子因为酒精而混沌着,但情欲的快感却很清晰停留在脑海。

之后也就放弃了做上面的念头,只要舒服就可以了。

后来随着马嘉祺越来越火,除了床上,连在圈子里,都要压他一等。

要真哪天,他们俩被拍到什么,新闻稿上大概也是马嘉祺包养他。

这样想着,对着这样一张脸,他也生不出喜欢了。

干脆转身,不要看马嘉祺。

然而他却动不得,马嘉祺把他圈得死死的。

知道马嘉祺天天连轴转,还要抽空做“小白脸”的义务太累。不好吵醒马嘉祺,只好放弃挣扎。

他现在也没有包养马嘉祺的资格了,以后被马嘉祺这样抱着的机会应该不多了。要是哪天马嘉祺提出结束这段关系,他是不会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







04.

第二天,清早醒来的时候。马嘉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记得刚包养马嘉祺那会儿,冷被窝都是他留给马嘉祺的,真是时过境迁。

男人的岁数比他大,李天泽偶尔有时间赖床的时候,会像只猫慵懒的靠着男人。就想黏着他,直到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才会离开马嘉祺的胸膛,让他去做饭。

现在马嘉祺依然能让他身体舒服,但心里却缺了点东西。这让李天泽有些迷茫,这段关系是否应该继续下去?凭什么等着马嘉祺来结束?

他现在的人气是比马嘉祺差点,但也不至于差太多。

一线明星的圈子也就这么大,活动和综艺时常会遇到。这不,这次一起录制综艺就有马嘉祺,还有他的“老情人”敖子逸。

他和敖子逸炒过一段CP,因此相识成了好朋友。

节目组为了话题度,把他们俩凑到一组,想炒一波“冷饭”,好死不死马嘉祺也在一组。

开始走流程的时候,还好。后来正式开录的时候,他本来应该和敖子逸一起接受惩罚,最后却被马嘉祺横插一脚。

惩罚项目是两个人一起拍丑照五连拍……

马嘉祺的偶像包袱是那么不值钱的吗?这都要抢。




05.

节目录制完了以后,还让导演组的人把丑照五连拍的照片给他。

李天泽怎么能让自己包养的小白脸手持他的黑历史呢,默默的盘算着怎么销毁。

“交出来。”

李天泽在走廊拦住马嘉祺,把他拉到楼梯间。

“什么?”马嘉祺疑惑的问。

李天泽指了指马嘉祺的上衣口袋。

“我们俩合照?”

李天泽翻了个白眼,合照?说得好听,那可是黑历史啊!

“亲我一下。”

李天泽大大的眼睛充满的控诉,我才是金主!

“那我为什么要给你?一点报酬都没有。”

行吧,都是交易。李天泽飞快的在马嘉祺的嘴唇上印了一吻。

“嘉祺!”远处传来声音。

“经纪人叫我,我先走了。”马嘉祺舔了下嘴唇,露出虎牙笑着说。

李天泽站在原地石化,他刚才被自己包养的小白脸……耍了。





06.

一直被压,人气比他高,现在竟然敢耍他!李天泽突然开始反思他这个金主是不是太不合格了。

当然,最不合格的是。他心里缺的那点东西,是马嘉祺的爱意。

他们都习惯戴着面具过活,现在这样两情相悦的戏码,是否只是对方扯不下的面具?

他不喜猜忌,更怕被辜负。

不如在爱意未暴露之前,及时抽身。

李天泽掏出手机,给马嘉祺发了条短信。

结束了。

而后关机。





07.

结束,也总得有一个看似“正当”的理由。

若是单纯的腻了,倒显得有些欲盖弥彰。

最近公司新人里有一个叫向横的,长得也挺好看的。李天泽试探着抛出橄榄枝,还带着他一起上节目。旁人以为是前辈带新人,圈内人知道这是他的“新宠”。

通稿比节目播出要早出来,彼时马嘉祺正在巴黎参加秀场。

李天泽从剧组回来,刚踏入家门。打开灯光,沙发竟然坐着马嘉祺。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从巴黎带的甜品,我最近也做了个攻略。你这部戏杀青了。我们俩一起去巴黎吧,你不是一直想去的嘛。”

“马嘉祺我们俩结束了,我见异思迁了。”

马嘉祺打开包装精致的甜品,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甜品放到他嘴边:“这个甜而不腻,你一定会喜欢。”

李天泽偏头,并不想配合马嘉祺演下去。

“天泽,向横眉眼像谁,通稿上也说了。你不想玩这游戏,我也演累了不爱你的戏码。算我输,谁叫我先爱上的你。你包养我的关系结束,该轮到我包养你了。”

伪装顷刻瓦解,炽热的爱意填满他的心间。




08.

马嘉祺籍籍无名的日子里,那人却弯起眉眼看着他说:“马嘉祺,你愿意被我包养吗?”



评论

热度(634)

  1. °冬天敲门而至的你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