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空白格

XL号的瓶子:

#勿上升

#炮友变情人

#题材相关勿深究(反正我也不熟)



其实并不难,是你太悲观




01.

“今天李医生和马医生又吵架了。”

“是吗?”

“这个月第二次了吧。”

“咳咳……”

谈话里的一位当事人走过,叽叽喳喳的护士们安静了下来。

李天泽其实不介意她们讨论,压抑的医院气氛总是需要转移注意力,放松一下心情的。

而关于和马嘉祺的争吵,只是单纯对于工作上的各抒已见,上达不了动气层面。

另外一位当事人,端着一杯咖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刚才一位病人家属拦住我,问了些事情。”

李天泽自然的从马嘉祺手上拿过咖啡杯,喝了口。不存在间接接吻,他们俩一般都直接接吻。

入口先是浓郁奶味和甜味,根本不是马嘉祺喜欢的口味。所以这杯咖啡是专门给他的。

无事献殷勤。

“怎么?觉得刚才我对。”

马嘉祺无奈一笑:“你呀,就是得理不饶人。”

其实在马嘉祺面前,他不得理也不饶人。

“昨晚折腾你那么久,就当赔礼了。”

看着马嘉祺一脸坦荡的说着流氓的话,李天泽朝他翻了个白眼:“这么闲?”

“不是,十分钟以后有个手术。先走了。”

说完马嘉祺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空气中还有淡淡的海盐香水味,那是去年马嘉祺生日他送给马嘉祺的香水。

02.

时光再拉远些,他们以前还是高中同学。那个时候,他们一学期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没想到如今却会是这么“亲密”的关系。

有着高中同学这层关系,所以他们选择和对方一起在医院附近合租。两个人都忙得来不及交女朋友,但生理需求又是必须的。借着微醺,两个人瞧对了眼就自然而然滚到了床上去了。他和马嘉祺是室友也是炮友,这样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六年了。从住院医生到现在,他们俩都坐上了外科主治医师的位置。

而今的薪水已经不用再合租。只是,两个人都懒得搬,就继续凑合了。

说句不好听的,上床也方便些。前些日子,李天泽接到一个棘手的手术,脑子一直紧崩着弦。直到在马嘉祺身下,他才能只被情欲支控,从而得到片刻喘息。

马嘉祺各方面的很优秀,当炮友也是很优秀的。外观来说,五官清秀,满足了他颜控的需要。技术来说,接吻和上床都很不错。医生比普通人更了解人体构造,马嘉祺将相应知识用在他身上。让他在床上根本想不了任何事情,只能全然沉浸在马嘉祺带给他的情欲中,算是发泄也算是放松了。

今天的早会上,两个人围绕着抗生素的问题,又吵了一架。

他们俩看起来相似,但其实思考的层面始终无法一致。自然也就容易吵架。情绪总是一阵而已,大多情况下,他看马嘉祺还是很顺眼的。

03.

今晚轮到李天泽值班,李天泽冲了杯咖啡,在值班室的床躺下。

时钟刚过十二点,睡意还是如期而至。李天泽打会儿瞌睡,醒了以后映入眼帘的却是马嘉祺的脸庞,身上还披了件马嘉祺的外套。

李天泽眯着眼迷糊的问:“你加班?”

“对啊。”

昏暗灯光下,马嘉祺揉着眼睛的疲惫模样,透露着颓废的性感。

李天泽鬼使神差的说:“要接吻吗?”

马嘉祺闻言,弯起唇角:“好啊。”

“锁门。”李天泽在马嘉祺即将吻上他的时候说。

“我进来的时候就锁了。”说完马嘉祺掌着李天泽的后脑勺吻住了他。

04.

原本只是很温情的吻。马嘉祺的手环着他的腰,又伸进他的白大褂里面,隔着衬衣抚摸着他。吻逐渐变得热烈了起来,马嘉祺松开他时,两个人都不住的喘息。

马嘉祺的手指很好看,好像天生就适合握手术刀和弹钢琴。当然最迷人的,还是在他身上流连辗转的时候。

准备脱马嘉祺的白大褂时,却被马嘉祺出手停止。

“等一下。”

李天泽睁着大眼睛表示迷惑,马嘉祺笑着回答:“我带过来了件护士服。”

李天泽明了,他不介意在情欲上再增添些情趣。于是爽快的答应了:“拿过来吧。”

马嘉祺的唇角一直上扬着,好似胸有成竹。李天泽突然感到些许不爽,但话已经说出口了。

马嘉祺背过身并没有看着他换,李天泽换好后,心中却突然生出了一丝羞耻。咬着下唇说:“好了。”

马嘉祺转身,有些愣住。

李天泽很瘦,护士服完全能穿上。但身材高挑,所以护士服的裙子会显得格外短。李天泽使劲往下扯了扯也无济于事。一双长腿在浅粉色护士裙下,一览无余。

马嘉祺脑海中想到三个字“腿玩年”,不禁咽了咽口水:“很漂亮……”

李天泽对于马嘉祺的反应很满意,马嘉祺的眼睛里好像藏着星火,顷刻间在他的心间燎原。他走过去揽着马嘉祺的脖子,贴着他的耳廓说:“医生,‘扎针’的时候可以轻点吗?”

马嘉祺的手从裙摆下摸了进去,低声回道:“医生的尺寸,针可比不了。”

05.

昨晚值班室里,两个人后半夜才相拥着睡去。李天泽看着手机黑屏上自己的黑眼圈,瞪了一眼马嘉祺。马嘉祺隔着会议桌,朝李天泽挑了下眉,装看不懂。

今天的马嘉祺格外宽容,对于李天泽说的话,都笑着附合。看起来心情很好。

最近有进修的机会,他们科室有一个名额。李天泽想申请。

两个人都正常下的班,还顺带去买了个菜。

马嘉祺的厨艺比起他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做饭一直是马嘉祺一手承包了。

李天泽啃着苹果,倚靠着门框看着正在做饭的男人。根本不敢想马嘉祺有一天也这样为别人做饭。

李天泽忍住从背后抱住马嘉祺的冲动,尽量云淡风轻的问:“我想申请进修。”

“我不申请。”

李天泽淡淡的回了句:“哦。”

他根本不是试探马嘉祺申不申请,而是想看马嘉祺的反应。

这一进修可是三个月,也就是要分开三个月。

马嘉祺要是皱皱眉,他都会打消这个念头。还是说,马嘉祺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所以分不分开都没差。

两个人这六年,相处模式和情侣相差无几。可要不要在一起和要不要做一下相比,实在是太说不出口了。中间隔的可是两情相悦。

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想一下和马嘉祺这段关系。

李天泽递上申请报告后,没过多久就批了下来。

李天泽收拾好行李后,马嘉祺敲了敲他的门。并没有多余的话,就开始接吻。

下一次睡这个男人,可不知道多久了。这样想着,李天泽干脆在马嘉祺肩膀上咬了口。在马嘉祺身上留个印记,让马嘉祺也能想着他。

06.

刚下飞机不久,就接到了马嘉祺的电话。

“到了吗?”

“嗯,到了。”

“那边冷,记得多穿点。我马上又有个手术,先挂了。”

李天泽看着暗下去的屏幕,浮现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分开的意义,根本就是让他明白自己比想象中的爱马嘉祺。

进修的日子,很充实的。知道新的知识时,李天泽的脑海中会想怎么用这些知识怼马嘉祺。嘴边也就自然的染上笑意。

“李医生是在想女朋友吗?”身旁的小护士八卦的问。

李天泽点了点头,末了摇了摇头。

两个人没有打过电话,李天泽很多次想打却又放下了。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又以什么身份去关心马嘉祺。

大清早就收到了家人的祝福,生日快乐。

他忙得自己都忘了,今天他刷新了无数次手机,依然没有等到马嘉祺的生日祝福。

07.

临近下班的时候,办公室外面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马嘉祺穿着白色高领毛衣外搭灰色毛呢大衣,在门外用口型给他说了句:“生日快乐。”

“医生?”

李天泽收回视线,认真诊病。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后,马嘉祺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天泽看着马嘉祺开玩笑的说:“该给你诊病了。”

马嘉祺牵起他的手,放到胸口:“这跳的好快啊,医生,我这是得了什么病?”

李天泽以为马嘉祺也是在开玩笑,可是手下的胸膛,是真的在热切的跳动。

马嘉祺拉着他到门后,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我好想你。”

08.

从高中起,马嘉祺就将梦想变成了当医生。原因无他,正是因为在班会上,围绕着梦想时,李天泽说的是想当牙医。

他说完以后,班上爱起哄的一个男生就说:“正好,你们俩可以在一家医院。”

那就是马嘉祺的想法。

后来李天泽没有如愿当上牙医,但马嘉祺如愿和李天泽一家医院了。

他不敢直接和李天泽摊牌,怕这么多年的感情吓到李天泽。

日常的争吵在马嘉祺眼里看来,不过是调情,小猫自己却没有发现。但动气的样子他也爱到了骨子里。

就这样子没想到,慢慢的又过去了六年。

再也不想经历,明明想关心李天泽却没有身份立场去关心他。

而现在李天泽也应该体会到了离不开他的心情吧,从刚才李天泽一瞬间明亮的眼睛,马嘉祺知道时候到了。

马嘉祺将口袋里的红绳戴到李天泽手上:“很久以前,一个叫月老的老爷爷把这条红绳扔到了我面前。”

“马嘉祺,月老表示他不想背锅。”

“好吧,我承认我把你掉的手链偷偷珍藏起来了。现在物归原主,你归我主。”

“好啊。”


评论

热度(822)

  1. °冬天敲门而至的你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