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窗前暗角

原ID:°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蜻蜓点水

XL号的瓶子:

归档

#勿上升

#先婚后爱



1.

李天泽不知道往嘴里灌了多少杯酒,宋亚轩止不住看向手表。终于忍不住拿下李天泽的酒杯:“都凌晨了,你这已婚人士还不回去?”

“他又不在乎。”李天泽没了酒瓶,就直接对着瓶吹。他只要不做出格的事,多晚回去,回不回去。马嘉祺都不会在乎。

“你酒量再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吵架了?没事,床头吵架床尾和,先回去吧。”宋亚轩继续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

李天泽放下见底的酒瓶,打了个酒嗝:“你说的是夫妻,我们不是。再说了,他那温吞的性子哪会吵架。”

他们俩的性格都不算活络,平日里交谈的话两只手都能数过来。他和马嘉祺只是联姻,并无感情。利益至上,连性别的阻隔不了。那时李氏危在旦夕,为了吊上马氏这棵大树,不惜用联姻的手段。

他们俩婚后,可谓是相敬如宾。偶尔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和炮友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们这是合法炮友。

“那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我想离婚了……”

现在李氏的运营已经步上了正轨,也不必依附着马氏。他这不是过河拆桥,他只是觉得既然他们不相爱,又何必牵绊着对方。大概是舍不得马嘉祺这么优秀的炮友,所以心情变得糟糕了起来。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哥们都会支持你的。”宋亚轩拍了拍李天泽的背说。

“唔~嗯……”李天泽醉得厉害,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没力气回应他。

现在这俩还没有离婚,宋亚轩还是决定先把李天泽送回去。





02.

门铃响的第三声,门打开了,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马嘉祺走了出来。鼻梁上还假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大抵是还在工作所以没有睡。

“那个……天泽喝醉了。”李天泽软得像没骨头的鱼,脑袋倒在宋亚轩的肩头,不舒服的小声哼唧。

马嘉祺一把将李天泽拉进自己怀里,让李天泽的脑袋埋在自己胸膛。而后李天泽的眉间也渐渐舒展开了:“嗯?马嘉祺……”

“是我。”马嘉祺将快从他身上滑下去的李天泽,拦腰抱了起来,然后对宋亚轩说:“谢谢您送他回家,再见。”

随后关门声在宋亚轩耳边响起,冰冷的门板距离他的鼻尖只有几厘米。李天泽那么重,他送他回来容易吗!都不给口水喝,不是说马嘉祺可礼貌了吗?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李天泽的酒品很好,不哭不闹不咬人,乖巧的任由马嘉祺抱着,喂到嘴边的蜂蜜水都张嘴喝了下去。等碗见底后,马嘉祺放下白瓷碗。托着李天泽的后脑勺,轻柔的放到枕头上。

或许是因为柔和的光线,李天泽的睡颜看起来温柔又美好。马嘉祺忍不住低下头想要一亲芳泽。耳边却突然听到李天泽的轻声呢喃:“马嘉祺,我们离婚吧……”

说完后,李天泽翻了个身。

梦话……

还是真言?

马嘉祺取下眼镜,托住李天泽的头,强势的吻了上去。遵循着情欲,李天泽的手臂慢慢环上他的脖子。舌尖自然而然和他纠缠。从亲吻到脱掉衣服,最后将自己埋进李天泽身体里,整个过程都顺其自然。即使醉得没有意识,李天泽的腿依然紧紧得夹着他的腰,弓着腰配合着他。

马嘉祺一想到,今后会有别的人在李天泽身上或身下,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其实很少把工作带回家,李天泽一直没有回家,他怕自己睡着才给自己找了些事做。一开门看见李天泽靠在别人身上,他都有些动怒。更何况……

身下不自觉有些用力,惹得怀里的人蹙眉,无力的哼唧:“嘉祺……疼~”

马嘉祺贴着李天泽的耳朵,知道李天泽的脑袋早就不清醒了,才敢咬着他的耳垂说:“我也疼。”





03.

李天泽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脑袋不怎么疼,腰倒是有些酸。马嘉祺看着禁欲,实则不然。两个人做爱的次数也不少,只是在他酒后还不放过他,倒是第一次。

身上清清爽爽的,被单也换过了。由此可见,下了他身子的马嘉祺还是很温柔体贴的。

床头柜上是马嘉祺留的纸条。

我要去国外出差一段时间,你照顾好自己。

李天泽望着纸上苍劲有力的字,突然想起一段年少的时候的闹剧。他和马嘉祺竟然不知不觉相识了七年,初遇时,马嘉祺是大他一届的学长。

那个时候学校的公告栏是马嘉祺负责的,有段时间学校的打印机坏了,告示都是马嘉祺手写的。第二天告示就会消失,刚开始也没什么。只是连着写了几天,全都消失了。最后被查出是几个女生分别干的,其中竟然还有一个男生。

那个时候还只是写的乏善可陈的告示,若是这样带有温度的文字,怕就不是几个人了。

李天泽看了眼,也懒得扔到垃圾桶,就放在那了。

马嘉祺出差了,这离婚的事也就没办法说了。算了,也不急这一时。

吃过早餐以后,李天泽无聊的拿起杂志。同城的杂志社搞了个无聊的投票,A市最想嫁的男人,第二名赫然是已婚人士马嘉祺的大名。若他和马嘉祺离婚了,马嘉祺一定就是第一名了吧。

他和马嘉祺温水似的婚姻状况已经持续两年了,让他想结束这段婚姻的导火索,其实是他发现近日马嘉祺的秘书经常给马嘉祺发一些孩子的照片。而马嘉祺总是望着这些照片笑得一脸温柔。

马嘉祺一定很喜欢孩子吧,如果跟他在一起,他给不了。再加上两人也没这么相爱,尽早结束对谁都好。





04.

马嘉祺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埃菲尔铁塔,拿起手中的香槟轻抿一口。李天泽昨晚的话,他可以忽略,当做没听到。可如果李天泽在清醒的时候也说出那样的话,他要如何应对?

这辈子他大概只在李天泽面前,当过缩头乌龟了。

还是学生时期的时候,他和李天泽就相识。李天泽是音乐系的系草,温柔儒雅的气质吸引一大批迷妹。更别说在灯光下弹钢琴,低头一笑的模样。马嘉祺承认最开始他对李天泽,是见色起意。

李天泽当他是前辈,偶尔会来问他问题。大约秋日的阳光晒得人太舒服,马嘉祺在旁边的书架上帮李天泽找肖邦曲谱的功夫,李天泽已经枕臂在钢琴上睡着了。

空气都漂浮着桂花甜丝丝的香气,但显然眼前的人才更像是散发着甜蜜香气的甜品。他弯腰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李天泽看起来最为美味的唇瓣。

手肘不小心碰到琴键,那一声叫他心尖一颤,可却不是做贼心虚……而是悸动。

李天泽被惊醒,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略带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他知道李天泽什么也没察觉,但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控的感觉。他选择了躲避,那段时间他去竞选了学生会长,李天泽见他忙也就没再找他问过问题。

等学生会长的事情尘埃落定时,李天泽已经交到了女朋友。听到消息的时候,手上的咖啡杯从脱力的手上滑落,马嘉祺急忙蹲下去收拾,碎片划破手指。看着止不住流血的手,才明白这颗心早就不受控了。

李氏危机最初没有这么严重,他暗地里推波助澜了一下,让李氏慌不择路选择了联姻。虽手段不甚光彩,可最终他抱得了美人归。

他们的蜜月就是选择在了巴黎,李天泽兴奋的说,自己最想去的国家就是法国。马嘉祺笑着附和道,是吗?真巧。

然而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也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剧情。

两年的时间,他只等到一句。

马嘉祺,我们离婚吧……





05.

“Boss,找到了。”

看着手下发来的图片,马嘉祺点开。

图片上的孩子,眼睛漂亮得像宝石,鼻子很高挺,嘴巴殷红可爱。

若是李天泽和他能有一个孩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了。他让手下在全国的孤儿院找这么一个孩子,然后领养。现在孩子找到了,他和李天泽的感情却找不到归处……

“您决定要领养吗?”

马嘉祺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照片上孩子的眉眼,还是舍不得……

但他更舍不得逼李天泽:“不领养。”

“还是不像吗?”

“不……很像。但我不想领养了,以后也不用找了。”

他一开始选择用商业联姻捆住了李天泽,也同样给他们的爱情上了枷锁。将这段关系锁在了利益的躯壳里,见不了光,更别提滋生出爱……

“给我订回国的航班。”

“好的。”

若要逃避,也够了。





06.

李天泽竟然失眠了,连续三天。

他拿起床头柜上字条,指腹摩挲着上面马嘉祺写的字,凹痕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像是马嘉祺在他心上留下的深浅不一的轨迹。

关于大学时光,在挥霍间逝去得很快,甚至没来得及在他脑海留下什么多深刻的印记。偶尔怀念青春时,回想起的也只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可能是从众心里在作祟,他路过公告栏时,看见马嘉祺手写的告示也不禁驻足观看。看久了脑海竟生出一刻想要撕下来的念头,短短一瞬,他克制住了。后来,他总是绕开那个公告栏,直到打印机修好。

他并没有偏爱肖邦的乐曲,却不知从哪里听到马嘉祺最喜欢的钢琴家是肖邦,而对肖邦产生浓烈的兴趣。因为一部韩剧,那段时间网上很流行一句话“或许,你喜欢梅西吗?”。这句话无非就是想投其所好,从而更进一步。所以,他那时也是抱着想和马嘉祺更进一步的想法吧。倒不是一定要多亲密,只是单纯想靠近。

大二的时候,学生会长竞选。马嘉祺围着这件事忙得团团转,他也不好意思再因为一些小事情麻烦马嘉祺。渐渐的,本就不怎么亲密的关系,变成了点头之交。

“你也喜欢肖邦吗?”一个女生突然闯进钢琴室,兴奋的问他。他愣了一下,而后点头。女生是肖邦的死忠粉,和他聊起来滔滔不绝,他却透过女生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大二结束时,女生向他告白,他犹豫了一下,最终答应了。

细想这些小事,都好像和一个人有关,马嘉祺……

毕业一年后,父亲让他继承家业。他并没有多么伟大的理想,按部就班的生活他也不排斥,所以就顺从了。他发现了公司里的漏洞,却没有想到这么大。幸好,马家及时伸出援手。原因当然只是为了互惠互利。

他答应了。

答应嫁给马嘉祺。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 you?"

“I do.”

他对神撒谎了,于是理所应当得到了报应。真的爱上了马嘉祺。

黑夜的笼罩下,思念藤蔓疯狂生长,将他的心脏箍得喘不过气来。他披上外套,走到阳台。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人从背后抱住。

风尘仆仆的环抱,却让人感到格外安心。马嘉祺身上喷着他送给他的香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一刻马嘉祺是属于他的。

“马嘉祺……”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嘉祺强势的吻住了。小别胜新婚,虽然他们不是夫妻,但同样适用。一触碰,便分不开了。等马嘉祺抱着他到床上时,他身上已是一丝不挂。

“嘉祺……”

“不要说话。”马嘉祺喘着粗气在他耳边呼吸,灼热的呼吸仿佛星火,将他点燃。

“嘉祺,我要你……”

我要你这句话,出于情欲,止于情欲。





07.

从阳台到床下,一路狼狈不堪,都在彰显着昨晚的疯狂。因为时差的缘故,马嘉祺还没有醒。

李天泽侧头看见掉落到地上的婚戒,他看了眼自己的手,婚戒老老实实的呆在他的手上。李天泽起身,腰部一阵酸痛,但他还是强撑弯腰捡起了婚戒。坐在床边,拿起马嘉祺的手,戴回了他的无名指。

两个人的手叠在一起,婚戒也挨在一起。李天泽看着这个画面发呆。

到底是他们俩不是夫妻,还是他们俩从来没把这段关系当成夫妻关系。

“天泽……”

李天泽急忙放开马嘉祺的手,转过身去。

马嘉祺显然还是没睡醒,蹭起来,从背后抱住他。将下巴放到他的肩窝,声音沙哑的说了句:“早安。”

迷迷糊糊的凭借感觉,半咪着眼睛抱住对方,再轻轻的道一句早安。这样温馨的情景,更像是一对恩爱的伴侣,而不应该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李天泽推开马嘉祺,情欲褪去,他和马嘉祺只是再冷漠不过的交易关系。

“嘉祺,我先走了。早上还有个会。”

蹭起来得太急,腰上一阵巨痛。跌到地上前,便被马嘉祺搂住,马嘉祺脸色不太好看的把他重新抱回床上。

“今天别去上班了。昨天,肯定弄疼你了。”

“没事的。”

“答应我,不然今天我也不去上班,就守着你。”

看着略显小孩子气的马嘉祺,李天泽忍不住想调侃一下:“我不答应。”

马嘉祺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通了助理的电话:“今天我不去公司了,有什么事给我发消息。”

“马嘉祺,你……”李天泽想要阻止的时候,马嘉祺已经挂断了电话。

马嘉祺重新躺回床上:“谢谢老婆大人给了我正当的偷懒理由,困死了。”

李天泽强迫自己忽略马嘉祺那句开玩笑似的老婆大人:“守着我算什么正当理由?”

马嘉祺拉住他指控的手,将他拉到怀里:“别闹,老婆……”

李天泽的来不及做任何掩饰,在马嘉祺怀里心跳如雷,耳边全是清晰的失了控的心跳声。幸而头顶传来一阵平缓的呼吸声,马嘉祺又睡了过去。不过,他好像也掩饰不下去了。

他做不到像马嘉祺那样云淡风轻的撩拨后,还能心如止水。

李天泽回抱着马嘉祺,紧紧的抱着沉睡的马嘉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最后的放肆一次。






08.

马嘉祺醒来的时候,身旁的被窝已是一片冰冷。他掀开被子,刚走下床,李天泽就走进来:“醒了。刷牙吃早……午饭吧。”

“你会做饭?”马嘉祺可不知道同床共枕两年的人会做饭。

“放心,毒不死你。”李天泽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马嘉祺还是有些怀疑眼前这盘黑糊糊的勉强看得出是牛排的东西,能不能毒死人。

“怎么了?不信我,那我先吃。”

合着当事人还没吃。

马嘉祺急忙阻止,切了一大口吃到嘴里。幸好做好了心理建设,不至于来不及管理表情。

“好吃吗?”李天泽眨着亮晶晶的眼睛问。

“好吃。”马嘉祺自然的挤出一个笑容,一脸吃到美食的满足感。

“那我吃了。”

马嘉祺拦住:“你这份也给我吧,昨天飞机餐也没吃,睡到现在特别饿。等一下,我再给你做一份。”

李天泽看了眼面前这盘牛排,最终决定忍痛割爱:“行吧。”

虽然嘴里的东西谈不上美味,甚至是难吃,但因为是李天泽做的,马嘉祺吃了个精光。然后给李天泽做了份色香味俱全的牛排。

吃完午饭后,两个人坐在阳台上,一人捧着一本财经杂志。

“马嘉祺,我们离婚吧。”李天泽喝了口咖啡后说。

语气平淡得仿佛只是在说,今天天气挺不错的。

马嘉祺手下的报纸,出现褶皱,而语气却和李天泽如出一辙:“嗯,我尊重你的想法。”





09.

看似温情的一天,终是回归了现实,赤裸裸的互不“相爱”的事实。

一张纸开始的婚姻,一句话也能结束。

那些沉重的感情,全是无法启齿,甚至不应该存在在这段婚姻里的。

“我晚上还有个局,至于离婚协议书,交给你来拟吧。”

毕竟,最后尘埃落定时的签字,他都不一定能承受。

“嗯。”

这世上,大抵只有马嘉祺的温柔里,是裹着“刀”的。

答应离婚,还承包下了离婚协议书。对于他的要求,百依百顺。

他却是痛的……

李天泽没有局,若是有局也没有心情应付。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给宋亚轩发了个,老地方见。

等宋亚轩到的时候,李天泽已经坐在酒吧的沙发上微醺了。

“怎么了?”

李天泽又向酒保要了杯酒,随后回答宋亚轩:“马嘉祺答应了我的离婚。”

上次喝酒是因为要和马嘉祺提出离婚,这次喝酒是因为马嘉祺答应了他提出的离婚。

“你这是……庆祝?”

这都是李天泽的要求,马嘉祺答应了,理所应当该高兴啊。宋亚轩犹豫了一下,是因为李天泽瞧不出一点开心的情绪。

“跟你说个事,其实我喜欢马嘉祺。最近才发现的,但是不是最近才喜欢的,可能已经喜欢了很久。”

“那你……”

“但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在他心里我和pao友大概没有两样。我提出离婚,不过是试探。真好……这下死心了。”

李天泽不是甘愿认输的人,何况本就是场没有胜算的“博弈”,看似全身而退也好。





10.

借酒消愁的不只李天泽一个人。满地的烟头,还有桌子上空空如也的红酒瓶,马嘉祺很久没有这样放纵自己了。

烟瘾在和李天泽结婚以后,便戒了,因为他的瘾变成了李天泽。没了李天泽,只好拾起了烟瘾。

起初他以为李天泽是蜻蜓,只是在他的心上轻轻一点罢了。而后才发现,原来李天泽是只蝴蝶,在他心中轻轻煽动翅膀就席卷了他的心房。

宋亚轩本来想将李天泽送到酒店去,可是李天泽一直念马嘉祺的名字。想想上次马嘉祺那副占有欲极强的样子,觉得两人可能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糕。终归是旁观者清,宋亚轩想帮李天泽赌这一把。

这次竟然敲不开门了,宋亚轩只好从李天泽身上摸钥匙。摸到一半,门打开了。他的手恰好停在李天泽的……腰间。宋亚轩莫名生出被捉奸的感觉。

而后闻到了不属于李天泽身上的酒味:“马嘉祺你……”

也喝酒了,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马嘉祺又一把将李天泽拉入怀里,回应他冰冷的木板。

一瓶红酒不至于令马嘉祺理智全无,特别是看见别的男人送李天泽回来,又气清醒了不少。在听到怀里的人,一遍遍叫自己名字后,彻底酒醒。

“天泽,你在叫谁?”

“嘉祺...喜欢的人...喜欢了...很久的人...”

马嘉祺真是要被自己蠢哭了,以为的成全,没成想是放手。若是没有这酒后吐真言,可能他们俩真的就错过了。





11.

次日,李天泽扶着比昨天还要疼痛的腰,怒骂他的前夫:“你这个禽兽的前夫!”

马嘉祺闭着眼,将李天泽圈入怀里,安抚炸毛的小猫:“宝贝,我们俩还没离婚呢。昨晚也不是酒后乱性,是酒后乱爱。”

“你什么意思?”

“马嘉祺也喜欢了李天泽很久。”








评论

热度(738)

  1. 夏夜窗前暗角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