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窗前暗角

原ID:°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猝不及防

XL号的瓶子:

归档

#勿上升

#也无可上升

#灵魂伴侣AU

不负责任科普:每个人出生身上任意的一个地方会有一个印记,与灵魂伴侣有关的数字、名字、外号、名字缩写或者是见面时的第一句话。


1.

我在很小的时候,便在自己的肩头看见一行字。

奶奶告诉我,这和我未来的另一半有关。

我洗澡的时候,侧头看着自己的肩头,翻了个白眼。

累了吧……

这不是数字、缩写,也应该不是名字或是外号,那只有一个可能性了,见面时的第一句话。

累了吧……

谁见面的第一句话会是累了吧?我的对象怕不是个傻子吧,我才十几岁,我真的好累。

最近我要去做练习生了,从小因为拍戏,也经常离家。但是第一次做练习生,呃……人生也不会有几次。反正还是有点忐忑的吧。

我被自己的起床铃忐忑闹醒了,忐忑的心情配忐忑,双重忐忑就没那么忐忑了。

今天晚上我要和未来的大哥-丁程鑫一起去重庆,说来也巧,我去年直播就被人说过和丁程鑫像。

丁程鑫长得挺好看的,人也挺好的。拥挤的人群里大哥走在前面,雨伞大哥撑着。我对未来的练习生生活,渐渐的也那么多担忧了。

由于到重庆太晚了,也就没办法去公司宿舍了,只能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下,第二天直接去自制综艺录制现场。




02.

到了现场之后,我看到一群小伙伴。

staff让大家做自我介绍,我只记住了几个人,其中就有那个瘦竹竿似的男生,和我一样北方孩子,而且他还是我的室友。

我主动走过去和他打招呼,马嘉祺一愣而后回道:“累了吧?”

我感觉我的笑容逐渐凝固……

马嘉祺看起来并不像傻逼,很好……好个鬼,为什么我的另一半是个男生。好死不死还是我的室友,我要哭出猪叫了。

不,一定是巧合!

“呃……”

“我的意思是,昨天误机那么晚才到,大清早还要过来录节目。”马嘉祺急忙解释,不然第一句就问累了吧,的确有些奇怪。

“嗯,有一点。”

“开始录了,孩子们都过来。”staff的声音打断我们俩的尬聊。

通过小游戏,我也略微了解了一下马嘉祺。

生日是12.12,而我的也是叠数,04.04。

生日都这么相配,应该不是巧合吧。

可是,我还是很难接受自己的队友是灵魂伴侣啊。




03.

录制完节目以后,我们一起回寝室。

门上夹着一张纸,是马嘉祺和贺峻霖一起给我写的欢迎信,马嘉祺主笔。

嗯……对象写给我的第一封信,要珍藏,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床头柜里。

寝室一共加上我一共有四个人,另外两个孩子。宋亚轩比我矮,但比我大,唱歌很厉害,人肉嘟嘟的看起来很好捏的样子。贺峻霖也很可爱,是成都人,爱好摄影。马嘉祺的话……体贴吧,毕竟是我大两岁的哥哥呢,外号小马哥。

帮我收拾床铺什么的,人非常的nice~

话说,马嘉祺应该还没有发现他的灵魂伴侣是我吧。

照马嘉祺目前的反应应该是没有,印记大概是缩写或是外号之类比较模糊的。

以后慢慢的我会有外号,希望能来慢点。

要不然,我们俩很尴尬啊。

我作息很规律,养生要从娃娃抓起嘛。但依然愿意陪马嘉祺练习到深夜,一方面是我真的跳不好,一方面是我想和马嘉祺拉近关系。

马嘉祺业务能力特别强,抠动作挺快的。指导起来一针见血,我学起来也挺快的。




04.

“你想吃什么?”

平时都是当哥哥,现在当弟弟。莫名有种心安。

“我都听你的,你看着点吧。”

马嘉祺和我的口味差不多,这样我们俩以后的……队友生活一定会特别和谐。

“我想吃冰粉,你呢?”

“我……凉糕吧。”

“你吃什么吃?”

灵魂伴侣有些时候也没有契合嘛,不,我跟马嘉祺才不是灵魂伴侣。

当然,最后我还是带回了凉糕。

看着马嘉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突然后悔带了。

灵魂伴侣而已,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要一副吃死了我的样子!

不,不是灵魂伴侣。

唉~我还是很在乎啊。

毕竟,我有可能真的要和马嘉祺在一起……一辈子。

看着马嘉祺认真剥虾,和我盘子里堆成小山的虾仁。我突然不那么排斥马嘉祺是我的灵魂伴侣了。

灵魂伴侣容易,一个任劳任怨剥虾的灵魂伴侣可没那么多。




05.

马嘉祺的微博五条有三条有我,可能还有那么一两条就只发了我。

看来马嘉祺真的把成很好的朋友啊。可是,他把我当朋友,我却把他当对象。于是也就恃宠而骄了点。

嘉祺,你出来一下。

马嘉祺新发的微博是我的黑历史,还大言不惭说什么天使,但是依然改变不了发我黑历史的事实。你说我自己微博上的自黑?不不不,那叫有颜任性。

天泽,吃车厘子吗?

马嘉祺哄人也快准狠,投其所好。

其实我也没真的那么喜欢车厘子,但若是马嘉祺一个个洗出来的,那就特别喜欢了。

行吧。

得嘞。

你看这对话,其实我们是兄弟,你信吗?

我信。

灵魂伴侣是互相的,累了吧,可能真的是巧合。

要想解开这个疑惑,只能脱光马嘉祺的衣服……看印记。




06.

虽然我们俩是室友,做这件事挺方便的。但是,不能显得那么饥渴。我们就算真是灵魂伴侣,扒马嘉祺的衣服,也得等到马嘉祺成年吧……还有我成年。

好吧,我选择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摸摸潜入马嘉祺的房间,掀开他的被子。

我们都喜欢裸睡。

呃……好像是公开的秘密了。

反正只要掀开被子,借着月光快速的看一眼,我就会像香味消失在塞纳河畔(划掉)马嘉祺的房间。

我屏住呼吸,大拇指和中指捻起马嘉祺被子的一角,慢慢掀开大半,眯着眼睛准备细看。可是空调开太足了,我一掀开,马嘉祺就开始裹被子,我也被裹进了被子里。

我想为自己点播一首忐忑。

我内心真的慌得一匹。

好在最近训练强度大,马嘉祺睡得很死,可是抱着我也紧紧的。而且他没有穿衣服……我们之间只有我身上这一件薄薄的T恤衫,我都能感觉马嘉祺瘦瘦的肋骨胳到我了。

我轻微的挣扎了一下,发现实在没办法,在马嘉祺怀里找了舒服的角度,不小心睡了过去。

不过第二天我醒得很早,论作息规律的好处,而且腰上的手臂也松了不少。我迅雷不及掩耳的从马嘉祺床上起来,跑回了房间。

A计划失败,B计划还没有想出来。





07.

我转念一想,不对啊,我现在的外号叫贝贝。那只有三个种可能了,马嘉祺身上要么是最模糊不清我的名字缩写,要么根本就不是我。或者是他也不确定。

直接问好了。

可万一真的是,我们俩不是真的要在一起吗?

“天泽,我昨天晚上睡得特别香,但是还是做了个梦,梦到我抱着一颗超级好吃的大草莓睡觉了。”

“噗—”

不是梦到我是水果罐头,就是大草莓,马嘉祺到底有多想吃了我?

最近脑子里实在是太乱了。

想着队友可能是灵魂伴侣,心烦。想着马嘉祺可能不是我的灵魂伴侣,更心烦。

正好最近公司准备拆我们,我大大方方的躲着马嘉祺,好好想想,我现在对于马嘉祺是什么感觉?灵魂伴侣又影响了我多少判断?

然后……我就失眠了。

好吧,跟马嘉祺装不熟真的很蓝瘦。但是,如果时间久了,发现对马嘉祺的感情真的淡了,就可以证明我们俩不是灵魂伴侣而是接触太亲密,才产生的奇怪感情罢了。




08.

渐渐的,我发现和马嘉祺疏远,只是证明了一件事。

我根本离不开马嘉祺,而且越来越离不开马嘉祺。

趁着玩真心话大冒险,我终于问出了马嘉祺的印记是什么?

贝贝。不是baby,不是蓓蓓,也不是备备。是贝贝,是大家叫了我半年的外号。

于是,我就更加疏远马嘉祺了。主要是为了保障我们俩能长长久久。

毕竟我们俩是灵魂伴侣,距离不是问题,我们灵魂互配。





番外

马嘉祺的印记在肋骨上,是两个字贝贝。

传说女人就是上帝在男人的身上抽下一根肋骨变为的,所以女人是男人身体的一部分,要像疼爱自己一样疼爱她。

和想象中温婉大方的女生截然不同,他的灵魂伴侣竟然是一个男生,虽然超级无敌可爱没错啦,但是他也是男生唉。

不过在之后的接触里,他明白了重点在疼爱,而非性别。只要这个人是李天泽,他就愿意将他宠成baby。

虽然这是个任性的喜欢闹别扭的baby,但是他们有的是未来。



评论

热度(428)

  1. 夏夜窗前暗角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