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宁缺毋滥

XL号的瓶子:

归档

#勿上升

#情敌变情人

讨厌是绵长不安的爱意,偶尔还会轻微泛疼


“这份是我先点的。”

李天泽握住马嘉祺手里的莫吉托,酒杯里的冰块让李天泽觉得有一瞬间的战栗。

马嘉祺并未计较,松了手,任李天泽拿去。

李天泽平日当然不会如此计较,只是这人是马嘉祺。是他最讨厌的人。

这是一种比爱还要鲜明的感情,他一看到马嘉祺就想翻白眼。

敖子逸也因此嘲讽他,一遇到马嘉祺就像只被惹急了的兔子。李天泽又对他翻了个白眼,兔子你妹。

好在,毕业后不用天天看见马嘉祺了。只是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缺席总是不好的。



当然也不是一年就这一次见面,他们俩还是世家,到他们俩这代没变成世仇就算好了。记得他们俩小时候还要好过,到现在他母亲在宴会看见两个人疏远而回忆起往事。

“你小时候特别黏嘉祺,总是哥哥哥哥的叫的可亲了。”

“那是年少无知。”

他小时候崇拜过马嘉祺,就是觉得马嘉祺好像什么都懂。会帮他辅导功课,陪着他练枯燥的钢琴。后来他什么都懂的时候,就和马嘉祺慢慢疏远了。

高中的时候,他们俩同时喜欢上一个女生。本就不亲密的关系还恶化了。

这一恶化就是这么多年。




其实他真的有过上赶着马嘉祺的日子,不然他们俩成不了同学。

他们相差两岁,隔着一个年级。他六年级的那年,拼命学习以第一名考进了马嘉祺所在的中学。虽然他平日成绩就不错,但达不到第一名的成绩。是因为学校哪里都没有马嘉祺,他只能专注学习。那时,他心里浅浅显显的明白,他大概注定和马嘉祺纠缠不清。而后又用了一年跳级,和马嘉祺平级。

到底说,如今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对不起,来晚了。”包厢的喧闹被女生打断片刻。她身着藕色荷叶边连衣裙,衬得身形越发削瘦,栗色长发及腰,唇畔荡开两个梨涡。

理所当然的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莫浅,自罚三杯可跑不掉哦~”敖子逸揽过莫浅的肩膀。莫浅倒是豪爽,接过酒杯:“没问题。”

莫浅的酒量丝毫没有继承她性格的豪爽,眼见着红晕渐染上她的脸颊。李天泽起身,却刚好为马嘉祺让了路。马嘉祺先一步,握住莫浅的手,拿过第三杯酒一饮而尽。而后又拿起桌子上的酒连干三杯。

挡酒者,再罚三杯。

所有人忙着看着那对金童玉女,起哄。敖子逸却看向了李天泽,李天泽也默默拿起桌上的酒杯。用口型对着敖子逸说:“我没事。”

我没事……

不过是身边人不是他,也轮不到他……

旧情人挡酒的戏码,天经地义啊。



马嘉祺的酒量倒是见长,连喝四杯还能面不改色揽着莫浅,到一旁休息。

莫浅略微脱力的靠着他。

李天泽看着,嘴边噙着笑。挑第三杯,真是好时候。

“天泽,你好像瘦了。”莫浅从马嘉祺怀里坐直,毕竟这样的姿势还是太暧昧。

视线落在李天泽身上,与他寒暄。

李天泽放下酒杯:“是吗?”

“以前好像也很单薄,和嘉祺一样吃不胖,真羡慕啊。”




莫浅和马嘉祺是同桌,和李天泽也很要好,因为他们俩是搭档。学校的活动上,总有他们俩的四手联弹。其实马嘉祺也会,只是稍逊色于他。

那个时候总是三人行,莫浅最喜欢带他们去加餐,试图喂胖他们,结果自己胖了五斤才作罢。

就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总在一起,日后每次想起莫浅的时候,也无可避免会想起她身旁的马嘉祺。

他们为了讨好心爱的女孩,装作和睦相处的模样。

直到撞到两人牵手,才觉晚了。



现在看着眼前人,李天泽心里有些东西还在妄动。

“你这次还走吗?”

“好不容易回国了,我妈大概不会再让我走了。其实也好,国外待久了,没什么意思的。”

李天泽看向马嘉祺,却发现马嘉祺依然还看着莫浅。

好吧,故事还没到结尾。



李天泽转着酒杯,末了假装漫不经心的问:“我们公司最近缺一个顾问,你有兴趣吗?”

女生露出嘴角的梨涡,温婉的拒绝:“谢谢你啊,天泽。不过我已经答应了嘉祺,去他们公司。”

马嘉祺总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就夺走了他想要的。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无端生气。

不过也怪他,敖子逸早给他说过莫浅回国了。只是他最近特别忙,没有抽空约她,结果被马嘉祺捷足先登。

这让他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件小事。

“天泽,我有点冷。”

李天泽瞧了瞧自己身上只穿了件毛衣,犹豫的片刻,马嘉祺已经脱下衬衣的外套披到莫浅身上。

其实,他那个时候是有机会的吧。

他明明可以大大方方的把女生揽入怀里,供以温暖。而他犹豫了,或许是出于顾虑,或许是马嘉祺的衬衣本来就是更好的选择……

好吧,人总是善于给自己找借口。

那个时候,他是犹豫了。




马嘉祺起身去厕所,李天泽紧随其后。靠在走廊抽着烟,等马嘉祺从厕所出来,递上一根烟:“抽吗?”

马嘉祺接过:“我没带打火机。”

李天泽拿出打火机给马嘉祺。

“天泽,你找我什么事?”马嘉祺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也只有马嘉祺能把烟抽成这副清风朗月的样子。

李天泽收回视线,随着烟雾轻轻吐出两个字:“莫浅。”

“嗯?”

“马大少爷,什么时候还吃回头草了?”

马嘉祺自动忽略他的戏谑,语气带着些许无奈:“天泽,你也知道,莫浅是不一样的。”

李天泽忽然很想笑。是啊,莫浅是不一样的,值得马嘉祺与他挂念多年。

“既然当初都放了手,现在又何必想再握呢。”

马嘉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抽完了这根烟,离开了他的视线。

李天泽在走廊,默默的点燃了第二根烟,放到嘴边又垂下。还没输呢,他为什么要借烟消愁。

指尖星火熄灭,心里的火却已燎原。

马嘉祺,这一次你别想再牵起莫浅的手。




李天泽托敖子逸截胡送莫浅回家,马嘉祺只好接过送他的任务。

他和马嘉祺看着敖子逸和莫浅一起上了出租车以后,身旁人突然说:“公平竞争吧。”

李天泽看了他一眼,嗤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公平竞争?”

凭借每一步的精心计算?还是莫浅的余情未了?

对上马嘉祺的视线继续说:“你明明知道,莫浅一开始喜欢的是我。”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抓住?”马嘉祺眼睛很澄澈,连带着他眼睛里的自己也变得透明了,能被一眼看破所有情绪。顷刻叫他溃不成军。

李天泽先一步收回了视线,看着远处:“我犹豫了,然后被你捷足先登。”

“难道不是过于自信吗?不过恃宠而骄,是每个人的天赋。你的确也让人不容易忘得了。”

“马嘉祺……”

马嘉祺,你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

“给你叫的代驾到了。”

李天泽话到嘴边,硬生生又咽了下去。朝着车子走去。

莫浅的爱意,大抵有一小部分是被他耗光的。这也是,他后来才明白的。




“Boss,今天和马氏约了下午三点钟的会议。”

“知道了。”

李天泽接受了和马氏的合作,这样才有了和莫浅密切接触的机会。

马嘉祺的大度,也让他不爽。大度得好像稳操胜券。

莫浅踩着高跟鞋跟在马嘉祺身后,朝着他礼貌微笑了一下。

李天泽也回以微笑,虽说他们俩是生疏了,但也不一定不好,追起来也更得心应手些。

下班以后,三个人一起去吃饭。莫浅蹦蹦跳跳走在前面:“真好,我们三个还能一起吃饭。”

上一次三个人这样走的时候,是马嘉祺背着莫浅,原因是莫浅的脚被高跟鞋磨破了。如今,莫浅都能游刃有余了。

他们现在去的饭店,是他们以前读的高中的后面那条巷子,有一家味道很好的小馆子,莫浅出国以后,李天泽就再也没去过了。

小巷子的道路,早已凹凸不平,尖细的高跟鞋跟很容易被卡住。莫浅不小心被绊到。李天泽急忙伸出手,揽住她的腰,比马嘉祺快。

为缓和气氛,李天泽熟稔的开了个玩笑:“这次又想让谁背?”

莫浅愣了一下,而后露出梨涡:“哎呀,我哪有这么大的面子?我会小心一点的。”

“嗯。”李天泽放开了莫浅,但是视线紧紧的黏着她。

马嘉祺伸出的手,又重新插回西装裤里。




这个小饭馆,在日新月异的城市还能存活真是不可思议。他们并未提前查询,只是莫浅提议,他们就来了。

没有抱希望的情况下,看到这个小饭馆。莫浅显得很兴奋:“走,我请你们。”

他和马嘉祺跟随着莫浅的脚步进店,因为门面的狭小不小心撞到肩膀。

要不是莫浅,他们俩大概早就形同陌路了。

马嘉祺对着他露出虎牙,侧身让路,习惯性的挑了下眉:“你先过。”

印象里,马嘉祺对他还算不错。年少时,马嘉祺对他百依百顺。而后疏远的那些日子里,作为班长也默默庇护过他几次。但唯独在莫浅这件事上,丝毫不让。

老板娘竟然还记得他们,李天泽突然想起马嘉祺那句,你的确让人不容易忘得了。

是夸他长得好看吗?

哼,那是当然。他可是全公司女职员都想嫁的总裁。

不过马嘉祺对于自己的长相就有点误解了,普普通通……敖子逸差点没按住手上的四十米大长刀,替广大的男同学怒吼,那就没不普通的了。“天泽啊……”要不是马嘉祺喜欢莫浅,凭马嘉祺对于他颜值的绝对认可,他都怀疑马嘉祺喜欢上自己了。

如是想后,李天泽自嘲的低头一笑,怎么可能……





李天泽没有开车,所以吃完饭后,马嘉祺先送莫浅回了公寓,又送他回家。

“天泽,你就这么喜欢莫浅吗?我不记得你是这么长情的人。”

李天泽的脸色隐没于窗外的霓虹:“大概吧。”

他有些时候都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太长情,还是太想和马嘉祺作对。

他们的性格合,可是脾性不合,因为莫浅才显现了出来,而后纠缠了许多年。

可是为什么,他就是要和马嘉祺纠缠不清呢?

明明那么讨厌,随之伴随着的感情,却好像更加浓烈……

“我也是。”

李天泽侧头看着马嘉祺,蠕动下嘴唇,最后回应了一个白眼。

不要总是对他说一些轻飘飘却坚定的表白,而对象还是另外一个人。





“你好,我叫莫浅。”眼前明眸皓齿的女生,露出梨涡,他却一眼注意到女生下巴上的那颗小痣。

马嘉祺,这个位置也有一颗……

“我叫李天泽。”

“以后请多关照哦~”

他们学校活动挺多的,每个班上都要准备节目,他和莫浅的四手联弹则是固定节目。且不说这节目足够拿得上台面,光是两人一起坐在光束下就很吸睛了。他们在学校是出了名的金童玉女。

他和马嘉祺有些生疏,因为以前亲密过,所以后来的生疏了嫌隙也更大。因为莫浅,渐渐的开始了接触。在莫浅的面前,还算和睦,慢慢的发现嫌隙好像也没那么大。只是还没来得及真正的亲密,就撞到马嘉祺和莫浅,在楼梯间小心翼翼的牵手。

莫浅的手覆盖在马嘉祺手上,马嘉祺将手反过来和她十指紧扣。

李天泽克制上去分开两个人的手的冲动,攥紧了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马嘉祺只是站在那里,忽又笑了,就夺走了他的心。李天泽宁愿相信是身旁的莫浅和他日日相处的莫浅,夺去的。

但其实,他和马嘉祺先认识。日久生情本来就是顺其自然。

当然也不能说因为他的迟钝而错过了,毕竟马嘉祺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他。




“你就这么宁缺毋滥?非得缠着莫浅不放。”敖子逸赶到酒吧。

马嘉祺送他回家以后,李天泽脑海一直在重复着马嘉祺那句,我也是。实在觉得心闷,就出去喝酒了。强撑着最后一丝清醒给敖子逸打了电话。

“是啊。”

他是宁缺毋滥啊,才非得缠着莫浅不放。

他得不到马嘉祺,凭什么让马嘉祺得到他想要的。

彼此把着对方的命门,不死不休最好。

“行吧,那就看你们俩谁倔得过谁。”

“子逸,我快要倔强不下去了……”




他一直目标很明确,从来只争取自己想要的。当然,如果他本来就抓不住的,是不属于他想要的范畴里。

偏偏爱是一个让人失去头脑和理智的东西,他才会一腔孤勇的争取这么多年。

马嘉祺的爱隐忍又温柔,他全都看在眼里,那些都不是他的。

他也怕,再次让莫浅爱上他,耽搁了她。

他和马嘉祺的不死不休,终究不应该连累着第三人。

“也好,天下何处无芳草。”

可是,他除了马嘉祺,谁都不想要啊。

李天泽倚靠着敖子逸,眼泪滑落入他的黑色卫衣。这二十几年的光阴,终是败给了马嘉祺的深情。




看着敖子逸扶着李天泽从酒吧出来,马嘉祺将烟头熄灭,发动了车子离开。

车窗外是满地的烟灰……



“下班要一起吃个饭吗?”马嘉祺的手指微曲轻扣了一下莫浅的办公桌。

莫浅抬起头,笑得一脸甜蜜:“不了,有约了。”

马嘉祺弯起嘴角,试图掩饰尴尬:“那就算了。”然后转身离开。

“嘉祺。”

这个点儿办公室里也没人了,所以莫浅才敢直呼他的名字。

马嘉祺顿足。

“嘉祺,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很容易被爱冲昏头脑的人。所以那个时候我明明喜欢天泽,却选择了和你在一起。说实话,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温柔的杀伤力有多大。后来分手,不是因为所谓的理想,而是你的爱不足以让我冲昏头脑,现在也不。我觉得,你没那么喜欢我。”

马嘉祺没有回头,亦没有说话。他或许应该解释,但他一个字也无法反驳。

“爷爷给我取名莫浅,意为莫情深缘浅了。莫浅,也送给你,嘉祺。”

莫浅收拾好东西踩着高跟鞋离开,瘦削的背影与好多年前的陶桃重合。




那是十三岁的李天泽,在学校组织的话剧季上表演的一个角色。

李天泽初展表演天赋,于是一人分饰两角和男扮女装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头。他看着李天泽男扮女装的背影,默默的咽了咽口水。由于李天泽对他翻白眼翻得尤为得心应手,所以他饰演了承受桃姐最多白眼的角色——简亓。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俩把陶桃和简亓那种水火不容实则深爱的戏份演得入木三分。

可他不是专业演员,他对于李天泽翻白眼后宠溺一笑是真的;他对于李天泽疏远的无奈是真的;他想靠近李天泽却不能靠近的纠结是真的。

直到现在,他都未能出戏……




莫浅开始了她的新恋情,马氏和李氏的合作圆满结束。他们俩没有了任何的交集。

天泽去了机场……

看着敖子逸发给他的短信。

马嘉祺抛掉一众董事会的老人们,冲进雨里,拦了辆出租车,到达机场后,就一眼看到机场门口的李天泽。

他身上依然还有雨水痕迹,朝着李天泽走去,仿佛偶遇般悠然自得:“天泽,你怎么在这?”




李天泽看着马嘉祺先是一愣:“我没带护照,准备回去拿。雨太大,拦不到车。”说完从口袋里拿出帕子,递给马嘉祺。

马嘉祺接过,而后露出了虎牙。

“正好,我也忘带了。”

马嘉祺西装革履的,却一副落汤鸡模样,看着像急着投胎似的。李天泽睁着大眼睛,表示疑惑:“你也要出国?”

马嘉祺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看着不像是开玩笑:“嗯。你呢,是要去哪?”

“我要去挪威。”

“我也挺想去挪威看看极光。”

“谁说我要去挪威看极光了?”

“那你去干嘛?”

“只是刚好觉得挪威不错。”

“是吗?”

“喂,莫浅找到归宿了。我们俩的情敌关系解除,要不要一起结个伴。”

如果他们之间没了莫浅,是不是代表他们还有一线生机。因为是关于马嘉祺,所以李天泽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只想要抓住。

“好啊。”




李天泽看着一个空车,走过去拦,却被马嘉祺牵住了手。

马嘉祺曾在每一个擦肩而过都想牵起李天泽的手:“我以为你要离开,我知道出差和旅游也会去机场,但是我看到敖子逸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你要离开。天泽,我真的很害怕……”

我害怕再次错过你。

他爱了李天泽多年,却一直在认真的“爱”着别人。以后他想要加倍的去爱李天泽,补偿这么多年的遗憾。



“马嘉祺,你害怕什么害怕,明明我才是那个最害怕失去你的。”

我害怕看见你为莫浅伤神的模样,为了逃避选择了度假。

他们俩都很忍,不适合在一起。但是只有在马嘉祺面前,他才会放纵。

看着李天泽微微颤抖的肩膀,他知道天泽在落泪,然后他从背后抱住了李天泽:“天泽,要吃车厘子吗?”

这是他年少哄李天泽的手段,而且百试不爽。只是这次他不要和好,他要和李天泽在一起。





评论

热度(436)

  1. °冬天敲门而至的你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