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窗前暗角

原ID:°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控诉

XL号的瓶子:

归档

#勿上升

#速打

如题,我现在要控诉。

你问我是谁?听好了,我叫李天爱。

你觉得我有点任性?哼,那是你没有一个身高185、颜值三百六十五度都能打、大你快十岁的无敌宠你的哥哥。

好啦,跑题了。我不是一个炫哥狂魔,顺带一提我哥还是超级大明星。

咳咳,主题是控诉,控诉对象就是我哥和我哥夫!

我早有耳闻这俩虐单身狗的功力,但是实际上接触,还是受到了暴击。

是这样的,趁着我高考结束,爸妈终于松了一大口气,抛下我旅游了。

emmm……

???

为什么不带上我!

好吧,父母的二人世界,我不好打扰,谁叫我是小懂事儿呢。可是他们又放心不下我,唉~我还差两个月才成年,所以把我送到我哥家。

我哥的房子还挺大的,我的那个房间也有独立的卫浴,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尴尬。

房间舒适,小区安静,WIFI信号也挺好。

除了……用餐时间,若不是我是我哥喂大的,我简直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十级残疾。

因为是夏天,所以哥夫买了几斤龙虾回来,我正在费力剥的时候,鲜嫩完整的虾肉就入了我哥的嘴。看哥夫这手速,行家啊~不是,一看就是练家子,至于是被谁练出来的,不言而喻。

“哥夫,我也要~”我张开了嘴,哥夫冲我宠溺一笑,眼看着刚剥出来的虾肉快要入我的嘴了,然后被李天泽这丫截胡了!

边嚼边说:“李天爱,你没手啊?”

WTF?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fine~我吃黄金狗粮已经吃饱了。

我强烈要求,国家颁布保护单身狗法,不然根本阻止不了这些情侣凶残的屠狗。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损伤。

哥,你忘了吗?小时候,你可是宠妹狂魔啊!

“哥,你变了……”我眼含泪水看着我哥。

我哥优雅的接过哥夫递过来的湿纸巾擦了擦嘴:“李天爱,你个小没良心的。你要什么,我没给你买?还有,吃完了饭,一起去散步,都窝在家里一天了。”

饭后散步……我一万个拒绝。

“我不!”

“一个巧克力冰淇淋。”我哥伸出了一根手指。

哼~当我李天爱是什么人。冰淇淋?我已经长大了唉。

“两个。”他又伸出了第二根。

“成交。”

不好意思,噬甜是家族遗传,我哥也特别喜欢。这是天性,嗯,没错。

哥夫在一旁看着我们俩,弯起了唇角,然后捂住了脸。

我哥夫有个外号叫初恋男孩,即使现在成为了人夫,笑容依然迷人。

而且,我哥笑的时候也喜欢捂脸,唉~这两,夫妻相啊!

我这是在干嘛?自己发现狗粮吗?太可怕了。

饭后,我们穿着拖鞋出了门。

因为他们俩职业的特殊性,散步的范围也只有小区内了。

小区里的栀子花还没有完全谢光,空气中还漂浮着一点甜丝丝的味道。夕阳晒在身上,很舒服,呼吸新鲜空气的感觉也很畅快。

许是因为工作日的关系,小区也没什么人,只是偶尔有几个老人家走过。多是老夫老妻搀扶着,一起散步。

我哥和哥夫走在后面,我戴着耳机在前面走。

每首歌换歌的间隙,会听到他们俩的声音,在讨论巴黎的天气,收拾行李带什么衣服?

什么鬼啊。

再换一首歌的间隙,你明天想吃什么?

妈惹,这是什么老夫老夫的对话啊。

走到小区的人工池发现竟然开了几朵睡莲,我哥拉着哥夫的手,激动了一下:“马嘉祺,帮我拍。”

我坐在葡萄藤架下的椅子上看着池边的两人,我哥踩在参差不齐的石头上,哥夫快速的拍了几张,伸出手一把拉住我哥,生怕他掉下去一样。

“天爱走了,回家。”哥夫朝着我招了招手。

两个人的手,牵着牵着就顺其自然十指紧扣了。

快到单元门的时候,哥夫突然停住了。我哥疑惑的问:“怎么了?”

“小爱的巧克力冰淇淋。”

说实话我都忘了,没想到哥夫竟然还一直认真的记得。

“算了吧。”其实也没那么小孩子口味啦。

“没事,正好再买点车厘子。家里还有另一个小孩子口味的人要哄呢。”哥夫摸了摸我哥的脑袋。

其实哥夫比我哥矮一点点,就一点点。但是我哥在哥夫面前还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这大概就是哥夫的气场吧。

“可是你……”我哥担忧看着哥夫的帅脸,一览无余。

“我带了口罩啦,正好两个哦。”像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两个。我和我哥同时翻白眼,什么叫正好,分明是蓄意啊。

我哥把钥匙扔给我:“你先回去吧,我们俩去趟便利店。”

没想到,哥夫还挺粘人的。去趟便利店也非得拉着我哥。

我听见敲门声去开门,哥夫提了一大袋,我哥却在玩手机。不仅买了车厘子和两个巧克力冰淇淋,还有一堆各式各样的冰淇淋……

我哥坐在沙发上左手芒果冰淇淋,右手草莓冰淇淋,换台交给我哥夫。

这也太小孩子了吧,哥夫你再这样宠下去,我哥被宠坏了怎么办?!

这整个要被宠退化了啊。

结果两桶冰激凌,我哥吃不完,哥夫习以为常的接过,继续吃。

我哥吃饱喝足,用哥夫的腿当枕头躺着:“马嘉祺,我想吃车厘子。”

哥,明星身材管理了解一下。

哥夫把冰淇淋桶投进垃圾桶里,温柔的整理了一下我哥凌乱的头发:“天泽你起来一下。”

“没事,你等一下去洗。我再躺会儿。”

啊啊啊啊,简直没眼看,我只好边吃冰淇淋,边认真的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我哥竟然就那样睡着了。

哥夫抱着我哥回房,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猪吗?”

哥夫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他太累了。”

累……我哥一点卫生都不打扫,做菜哥夫一手包揽,我承包了洗碗。全家最不累的就是我哥了,这哪来的能直接睡着的累啊?

不对……

哎呀,我还是太年轻。

第二天晚上,我哥要去巴黎,有通告。

哥夫专门去送机。

我在家里玩手机,看到特别关注的提醒。点开看到是我哥发的微博,【有人送机真好】。

……取关。

不过哥夫的微博更夸张,除了偶尔几条广告,和有感而发,大多数都是我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哥的微博呢。

这狗粮来得太猛烈,我受不了。

哥夫最近也要入组了,比较忙,不能照顾我。就在冰箱里准备了足够了“干粮”,贴了一堆便利贴。生怕我照顾不好自己。

我和我哥视频,吐槽哥夫有一点点点啰嗦了。虽然也不讨厌。

“哈哈哈,他这是爱屋及乌,你好好珍惜吧。”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也很可爱很招人喜欢的好吗?

“那他也经常叮嘱你吗?”

“会啊,我今天衣服穿少了,我们俩刚才通话……”怪不得我一直打不通“被说了十分钟。幸好在国外,不然他一定会……”

我哥戛然而止,我不禁大胆猜测:“打你?”

“马嘉祺敢吗?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早点睡,熬夜要爆痘的。”

哼~不说的话,一定又是什么狗粮,不吃也罢。

时间不早了,我也睡了。

我哥回国那天,哥夫也回来了。手里抱着一捧玫瑰花:“天爱能帮我个忙吗?”

我一丝不详的预感,好吧,其实帮忙铺一下玫瑰花。布置的超级浪漫,我以为电视剧才有这样的剧情。

“这是……什么纪念日吗?”

“不是,庆祝你哥回国。”

哦……

这么腻歪,迟早会腻的啊。

我哥的航班在半夜,我早早就睡了。

呆了差不多一个月,父母就回来了。然后我被接回家了,我妈看到第一句是:“怎么胖了?”

什么鬼?父母们好久不见的第一句正常打开方式,不应该是瘦了吗?

“看来你哥照顾的很好嘛。”

是啊,天天黄金狗粮不要钱的塞,不胖也难。

反正我提前结束了吃狗粮的暑假生活。

不过,后来我有点怀念那样的狗粮。

因为实在太美味了。

咦~标题什么来着?忘了,就这样吧。

希望我哥和我哥夫白头偕老。




/灵感来源于我新婚的姐和姐夫……





评论

热度(423)

  1. 夏夜窗前暗角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