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窗前暗角

原ID:°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全网最后一名祺泽/达鑫/逸霖/文轩/泗源玩家.



可接受pick交叉cp打气/鑫泽其他不搞



△可以搞泗源轩or源轩文

□就是泗源文轩



历史pick hj 3k qyq



十个都爱不算团粉不爱乱炖因为cp洁癖非常重



丧系追星 脾气很差 尤其喜欢来来回回问候人全家



微博是大多数时间的活动地点👇


@易老师的源味冰淇淋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XL号的瓶子:

归档

#勿上升

—“我要结婚了。”

—“你结婚我就不去了,我也结。”



他第一次遇到马先生是在丽江的一个小酒吧里,马先生穿着白衬衣在打架子鼓。

后来他才知道,马先生那天是喝多了酒,没钱买单,无奈卖艺。

其实马先生还会吉他和钢琴,但他那天喝high了,只想打架子鼓。有人把那个穿着白衬衣打架子鼓的潇洒身影留在了丽江那个绮丽绚烂梦里,包括他。

听人说,马先生有着巨蟹座的温和体贴,但是见过那场梦里的马先生,他知道马先生骨子还是那个放荡不羁的射手座。

说到这里,白羊座和射手座绝配。这是自称什么都懂马先生告诉他的。

正好,他就是白羊座。

不过两个男生,谁会将般配这样的词落在他们身上呢?

他们后来相遇,是在一家经纪公司。

很巧,马先生是他的经纪人。

这年他二十三岁,马先生二十四岁。

他靠演戏出道,而后也一直在演戏,但实际上他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热爱音乐的马先生,一直觉得很惋惜。有想帮他出片的想法,而他的兴趣爱好是演戏,但是看着马先生亮晶晶的眼睛,他没办法拒绝。

他其实不想承担他人过于沉重的梦想,谁叫这人是马先生呢?

他点了点头,马先生的眼睛亮得像放进了很多星子。

马先生年龄比他大,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好像总是不善于隐藏。

不过这点孩子气,他很喜欢。

马先生的动作很利落,拟了份报告给公司,通过以后就着手开始联系制作人。

等剧组杀青以后,乐谱就到了他手里。因为他有钢琴优势,所以是首抒情的歌。伴奏里的钢琴就是他弹的,在他的极力推荐下,吉他由马嘉祺承包。

在录音室里,他看见了弹吉他的马嘉祺,虽然是不同于架子鼓的温润安静,但是他感觉马嘉祺在发光。

须臾间,他感受到这世界只剩下了钢琴、吉他和……马先生。

马先生不仅乐器过关,更是有一副上天赏饭吃的好嗓子,舒服又干净的声线,辨识度极高。

不过他不会傻到去问马先生,为什么不自己做艺人,出歌?

毕竟若有这个选项,就不会成为现在的遗憾了。

马先生夸他聪明,他自然也应该真的懂事一点。

出片以后,主要是粉丝买单,在音乐界连水花都没有激起。算个不赔不赚的买卖。

后来在一次公司聚会上,马先生喝醉了,把他揽在怀里说:“其实我知道这次赚不了多少,但是我很开心。”

他闻着马先生身上,除了酒味之外的淡淡清新海盐味,小声的回道:“没事。”

本来,就只是让你开心罢了。

他走在前面,马先生在后面扶住他的腰。别想弯,只是他喜欢玩手机,马先生怕他摔倒,在后面轻轻推着他往前走而已。

马先生温和体贴也不假,甚至还有些宠他。

他的粉丝都会关注马先生的微博,因为马先生的微博有很多他的照片。

有一次还放了他的黑历史照,欲盖弥彰的配字到,天使应该在人间藏好翅膀。

后来,马先生亲自给他洗了一盘车厘子,才将他哄好。

他也不是任性的人,都怪马先生把他宠坏了。他连洗车厘子都没自己动过手。

马先生总是无奈的露出虎牙,任劳任怨的去洗。艺人和经纪人之间,大可不必做到这个地步……

在娱乐圈炒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他知道是马先生同意的以后,心里总感觉堵堵的。

节目录制时,该怎么笑就怎么笑,甚至比剧本互动得更亲密。

节目组很满意,不知道马先生满不满意?

应该也特别满意吧。

他看着镜头外,对他露出虎牙的马先生想。

他那段时间很不想理马先生,正巧碰到年底,公司年会,马先生主动报名,上去唱了一首歌。

“我想我不够好,总让你眼泪掉,你打我骂我,就是不要把我拉黑掉……”

他坐在观众席里,忽的就笑了。因为他前两天回马先生发给他的微信就是:不熟,拉黑了。

可是这样的戏码,明明是电视剧里情侣才会做的事情。

包括马先生微博里,大部分的他“友情客串”的照片……

因为马先生是他的经纪人,理所当然的照顾他,陪伴着他,但是哄他开心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可是马先生总是煞费苦心的做这个无意义的事。

有些感情呼之欲出,却又只能点到为止。

年初的时候,有一个空穴来风的黑料,说他是同性恋,一时间波涛汹涌。马先生甚至不敢将他抱在怀里,而是请了四个保镖,将他从公司护送他车上,随后再上车去。

马先生用了强硬的手段压制了下来,发了声明,头条被新的事物代替。

而事情算是平复了,他的内心却不再平静。

“我是说如果,我是呢?”

马先生看了他一眼:“如果可以,我希望不是。”

人们总是在倡导真爱,却又不肯接受真爱。

而他未有坚强的羽翼去对抗这个世界的恶意,于是选择了沉默。

他年少觉得结婚嘛,不过是和喜欢的人,要是碰到了就结吧。从马先生不再将他护在怀里的时候,他才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甚至连多说一句都没有勇气。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在三十五之前,就变得强大,强大到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每天都拼命的工作,也不理会家人的催婚。

直到有一天马先生将喜帖,送到他面前。

“我要结婚了。”

他没有接过,只是淡淡的回了句:“你结婚我就不去了,我也结。”

他不是气话,第二天他就去相亲了。

没过多久就定了下来,从公布婚讯到婚礼,只用了一个星期。

他历来干脆,所以没有人觉得奇怪。

他和马先生一起跨进教堂,却不是同一个教堂。

这年,他二十八岁,马先生二十九岁。




“爸爸,这是你以前演的电视剧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是。”



评论

热度(454)

  1. 夏夜窗前暗角XL号的瓶子 转载了此文字
    XL号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