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终日沉迷昊健无法自拔

午觉



井柏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客厅隐约传来机器的响声,他摸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下。

六点四十三。

室内的中央空调开得有些冷,他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绕过还趴在地上睡觉的菲菲,蹑手蹑脚地开了门走出去。

陈柏霖才洗过澡,赤着上身只穿了条家居裤正在厨房煮面。

前几天下了场大雨,现在天气开始转热,落日的斜阳洒在古铜色的身体上,有着别样的性感。

“柏霖哥,”井柏然心里一动,上前环抱住陈柏霖的腰,头也压上他的头靠着,刚睡醒的原因,声音还是软软的,“你回来了。”

陈柏霖感受到腰间多了一双白净的手,他停下手里的事,捏了捏井柏然手掌的肉,还是暖暖的,敲碎一只鸡蛋蛋壳打在平底锅里,“嗯,睡了多久了?”

“两三个小时吧。”最近赶完了通告实在是太累了,井柏然晃了晃脑袋准备又要睡过去,然而煎鸡蛋的香味传来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从早上吃过一点早餐之后就没再吃过东西的肚子很老实地叫了起来。

陈柏霖也听到了,他把昏昏欲睡的人转到前面,看见井柏然没穿拖鞋,担心瓷砖的寒气透过脚板传入身体,抬起他的脚让他踩上自己的脚背,期间碰到他腹上的肌肉,调皮地摸了摸。

“饿了?”

“嗯。”

井柏然缩了一下躲开作乱的手,小声地应了,顺势把人抱紧,亲昵地蹭了蹭,陈柏霖留长了胡须,抱在一起的时候有点扎耳朵,他抬起一条腿蹭他。

“老陈啊,你要刮胡须了,都扎到我了。”

“晚上就会刮的,”陈柏霖将鸡蛋翻了个面,敲了敲那条不安分的腿,“还有你的腿别乱动。”

“嘿嘿……”

此时的井柏然就像个小孩一样,让他不动却偏要扭来扭去,陈柏霖被他蹭着蹭着蹭出一丝火,他关了炉子把煎蛋铲起放在碟子上。

“井柏然……”将人抱起,一掐他的腰肢瞬间整个人软了下来,放到宽大的沙发上压下去,“你是觉得我不会办了你?”

“怕你我就跟你姓。”看见陈柏霖双手撑在耳边露出了一个大的空位,井柏然趁机灵活地钻了出去。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陈先生。”井柏然朝他眨了眨眼溜进厨房,一脸得意。

陈柏霖还维持着原本的动作,看着某人在厨房取了筷子捧起面吃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反正迟早也要加个陈字在前头。”

至于当晚陈先生有没有将井宝小朋友办了,那就不得而知了【滑稽。





评论(14)

热度(19)